第五百六十八章 选择

小说楚臣 作者更俗 下载楚臣ZIP下载 楚臣TXT全文下载
    看书海小说网 www.24782448.com 最快更新楚臣最新章节

    李冲坐在案前手撑住长案才没有叫自己瘫倒下去脸色惨白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随他赶回舒州的军卒之中竟然有人看到他被梁军捉住的情形

    这也使得他之前的说辞错漏百出

    当然更令他绝望的是李知诰铁了心要揭穿他的行径而十数逃归军卒皆在李知诰的掌控之下他既便能编造说辞替自己辩解也完全经不起推敲质疑

    你这孽子李家满门忠烈脸都被你丢尽了

    看到这一幕李普怎么还不清楚事情的一切

    他气?#27809;?#36523;颤抖站起来抬脚就朝儿子李冲当胸踹去将李冲踹了一个四脚朝天之后才将铁青的脸转过来剐也似的瞥了李知诰一眼长叹了一声满腹怨恨的说道

    你的翅膀到底是长硬了我们这些没用的?#19968;P?#26159;该给你腾出位子来了

    说罢这话李普便径直朝营帐外走去

    李碛犹豫了一下看到李秀手撑着长案起身也随之起身离开却是懒得多看李冲一眼

    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李冲被梁军捉拿住的情形但他们当时杀出钟离城突围时亲眼看到埋伏于芽山脚的玄甲骑杀出之际李冲怯于与敌死战第一时间选择往东南缺口方向逃去

    当时要不是高承源死命相搏要不是韩谦刚?#38376;?#19968;队精锐接应不仅水师残部会全军覆灭他们的侧翼也极可能会受?#21483;?#30002;骑的突袭

    李冲?#36820;?#24623;战之事不提但倘若李冲当时没有战死或被俘也应该是往东或往东南方向杀出重围

    第一是李冲在惨烈的战事之中没有伤病缠身以他的身手孤身一人想要穿过敌军的封锁线不会太难不应该在洪泽浦及石梁县境内滞留那么久

    第二即便他所遇极其不幸藏身之地的外围皆是敌军侦骑一时无法脱身但待敌军的围捕松懈下来后以李冲贪生怕死的秉性哪怕是直接进入淮东境内求助于信王杨元演也不大可能会反过来冒险从寿州军控制的腹地穿过直接赶到舒州来跟他们会合

    李秀李碛二人其实是早就怀疑李冲的逃归是有疑问但亲亲相隐他们没有提及这些疑点甚至为了昌国公府的颜面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李冲怯战?#36820;?#20043;事

    而李普此时拂袖而去他们也明白叔父父亲心里多少有怨恨李知诰的大义灭?#20303;?#24616;恨他未替李冲遮掩

    要不然的话仅仅确认两名军卒为梁军?#31456;}?#23601;已经足够给韩谦一个交待了没有必要将昌国公府的颜面血淋淋的都揭开来

    虽说眼下的情?#25105;?#21619;着昌国公府事后会受到朝廷更严厉的追责?#39318;P?#20294;李秀李碛作为昌国公府的子侄此时也只能随同一起离开

    这便是孝道由不得他们与昌国公府划清界线

    不过周数等原属于昌国公府一系的将领这一刻却是坐在原处岿然?#27426;?#21482;是低着头不去看李普离开时怨恨的眼神

    李冲逃归舒州放纵军卒散播不利于黔阳侯的言论他们?#21152;?#25152;耳闻却没有声张也是指望能在朝廷追究水师及?#30097;?#27494;军覆灭罪责时他们能少受些牵连毕竟李普上书建议水师奔袭洪泽?#36136;?#20182;们都是附从支持

    同时他们心里多多少少也巴望着昌国公府这棵参天巨树不要轻易倒下

    而眼下看来昌国公府这棵参天巨树注定将轰然倒下他们怎么都不愿跟着昌国公府一起埋葬

    杨恩看着近乎瘫倒在地的李冲心里也是微微一叹跟李知诰说道是不是暂时将李冲收监于大营待奏明陛下后再行处置

    杨侯爷既然这么说那便将他收入监中但奏明陛下之事还要请杨侯爷辛苦一番李知诰朝杨恩拱手说道

    好的我这便回去草拟折子待李侯参详无误明日一早便派人将折子及案犯都送入京中受审杨恩点?#21453;?#24212;下来

    所谓亲亲相隐不管怎么说李知诰都不能公开进奏其继兄弟李冲通敌之事再大义灭亲最多也只能做到密奏其事由朝廷另行指派官员过来追究其罪

    杨恩则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他直接上参劾折子将奏折及李冲等人一起送往京中便能少掉许多周折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平息掉这起事端

    李知诰脸沉如水的示意侍卫将死狗一样的李冲以及三名用刑后血肉模糊的嫌犯都拖下堂去杨恩以及其他将吏见没有其他事情也都暂且告辞各回营帐

    唯周数邓泰还留在大?#25163;?#20869;

    周数与周元弟兄二人早年崛起营伍之间与李知诰柴建陈铭升等人都在李遇帐前为将李遇放弃兵权归隐?#25581;?#20182;兄弟二人便自?#27426;?#28982;投效?#21483;?#26124;侯府李普帐前效力

    他们也是在这之后才知道信昌侯府晚红楼与前朝神陵司的牵扯但当时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跟信昌侯府切割关系他们经李普撮合所娶生养子嗣的妻室身份跟苏红玉春十三娘一样都是晚红楼所培养的子弟

    这些年

    来拥立三?#39318;拥?#32487;皇位晚红楼信昌侯府起起伏伏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弟兄二人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更多时候只能跟信昌侯府也就是此时的昌国公府捆绑在一起

    要说李知诰为被太多人掣肘拖后腿而头痛不已周数更谈不上有什么自己的根基

    他一直以来都是信昌侯府所属的部将家臣一直以来都不是?#25042;?#30340;

    即便他这几年来封官拜将立功?#20040;?#20108;十户家兵八十余户奴婢但平日身边充当侍卫的亲兵以及依为左膀右臂的部将更多还是直接来自昌国公府这些年培养招揽的精锐

    他能接替杜崇韬出任左武卫军都指挥使主要也都是李普及太后的安排时间也才半年多远谈不上在军中培养自己的嫡系心腹

    左武卫军此时的武官将领绝大多数还是杜崇韬统领时期所培养起来的亲信他目前只能做到奉朝廷令旨而指挥左武卫军冲锋陷阵不要说压根就不能指望这些将卒会盲从他的命令甚至他身边追随多年的部将他也不能确认有几人是真心拥戴他的

    正如谁都无法想象一座高山会轰然坍塌一般谁能想象到盛极一时的昌国公府衰败会如此之速

    周数是跟着昌国公府一起坍塌埋葬还是聚到李知诰以及站在李知诰背后的晚红楼树荫下继续乘凉这个选择实在再简单不过

    事实上从水师主力覆灭李知诰在巢州奉太后手诏行事之后他便应该做出选择但倘若不是与昌国公府牵涉太深太难割断关系以致拖延到今日他都没有认?#38505;?#30495;的私下找李知诰?#36824;?#24515;

    李知诰这段时间也忙于整顿兵马手忙脚乱的重建庐江笔架山一线的防务没有一刻得歇同时也希望李普能更好的配合他不希望行事太过草率没有急于要周数这些人表态却不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诸将与杨恩退去周数单?#25042;?#19979;来心意便是明了

    国公爷倘若能早信赖督帅委?#28304;?#26435;也不会陷入今日之田地周数虽然是武夫平素只知带着兵马冲锋陷阵却也知道非督帅不能使昌国公府摆脱今日之泥沼自今往后督帅但凡有命周数要是皱一下眉头五雷轰顶身死族灭周数手按住长案俯身说道

    周数的态度实际也代表担任工部侍郎的其兄周元两人必然早就约定好其事只是谁都没有?#31995;叫问?#20250;如此发展

    我素来视周兄为兄长这话言重了

    李知诰待周数也甚是?#25512;?#19981;管周数在军中根基深浅龙雀军初编染疫流民为伍之时周数便与他及柴建郭亮高承源四人同时拜为?#21152;?#20505;论及声望还要强过陈铭升之辈而他往后还是倚重周数掌握左武卫军的兵权这才能算是将淮西禁军掌控在手?#23567;?br />
    说过这话李知诰?#33267;?#38706;一?#32972;?#30473;莫展的样子周数看了后体己的问道督帅是担心朝廷追究国公爷丧师兵败的罪责会牵涉到督帅

    陛下及太后明辩是?#29301;?#36825;个我倒不担心只是李冲知道太多的事情真要照杨侯爷所言连同奏折一起送回金陵受审我就怕他会胡说八道叫你我以及更多的人不堪啊李知诰说道

    听李知诰这么说坐在一旁的邓泰多少?#34892;?#24515;惊肉跳

    督帅的意思是周数迟疑的问道

    李冲倘若还念及是李家子弟便应该畏罪自尽以省他人挂念才是只是我与他兄弟这些年这些话实在不该是我过去跟他说李知诰眼睛凛冽的看了周数一眼说道

    周数明?#33258;?#20040;做了周数知道所谓的投效绝不会仅停留在言语之上行了一礼便告退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李知诰瞥?#35828;?#27888;一眼示意他跟着过去方便周数行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