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夏商的才學

小說:權色聲香 作者:狗尾巴狼 下載:權色聲香ZIP下載 權色聲香TXT全文下載
    第895章 夏商的才學

    名劍山莊的第一天,夏商無事可做,早期掃了院子,然后開始教導付芊芊的詩詞。請百度搜索(看書海)

    對夏商而言,教人詩詞不算難,唐詩宋詞隨便挑選幾首就足以讓他人品評許久。

    前一首“花開不并百花叢,獨立疏籬趣未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已足夠驚艷;

    后一首“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做一場。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又叫付芊芊拍案叫絕。

    一年前在典學之中,付芊芊少有與夏商接觸,只聽有人這個小書童頗有幾分文采。

    那時的付芊芊不喜歡這廝,滿不在乎。

    后兩人有了交集,生了情感,回響往日傳言,付芊芊則是內心默認夏商是個有學之士。

    不過,想去想來都是一番揣測,真見夏商展露其文采的時候卻只有今日此刻。

    一聽他在詩學之上侃侃而談,風輕云淡間就有驚覺的詩詞出口。

    此刻心中才曉得,這廝胸中可非點滴文章,那是裝山填海的文墨,好似永遠都沒個枯竭。

    院中淡淡的詩文誦讀之聲伴著雪后的冷風,還有淡淡的青竹香氣,混搭在肅靜樸實的小院下,倒也應時應景。

    山莊的女弟子送來了早點,一碟糯米蒸筍,幾個黃金米糕,一盅蜂蜜豆腐羹。

    女弟子本是看夏商相貌而來,不想聽了丞相千金的早課一時間忘了離開,和付芊芊身邊的丫鬟一樣成了最忠實的聽眾。

    “娉娉裊裊十八余,豆蔻梢頭二月初。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

    不時間,付芊芊臉頰微紅,低頭細思“莫不是說的我?”

    此刻心如蜜釀,趕緊吃了一口蜂蜜豆腐羹,那甜度真真是恰如其分。

    “等等,取些紙筆來。”付芊芊說道。

    丫鬟頗為驚奇,心道是自家小姐從未主動請過筆墨,今日居然能說出這番話?

    書案被抬到了外面,丫鬟磨墨準備,最后付芊芊到了書案前,提筆書寫。

    她寫的是夏商先前那首“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

    只可惜這妮子疏于練習,這手字歪歪扭扭的登不上臺面,縱使她自己看了也不滿意,撕撕扯扯毀了好些紙張,最后竟是羞怒地一摔筆桿子,嗔怒道“不寫了!”

    以往這位大小姐可不在乎自己的才學文墨如何,因為不管是什么場合總是別人奉承著她。

    今日也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自己的一手字落在夏商的眼里實在是有些煞風景,羞得讓人抬不起頭來。

    “文墨學識,非一朝一夕之功,勤學苦練,日積月累方能有所小成。也不見你學過連過,邊想提筆就有大家之風豈是可能?”夏商嘴里說著,起身到了書案前,隨手提筆在新一張紙上橫掃揮灑,三兩下就把先前的詩句寫上。

    那自己不算蒼勁有力,但一副渾然天成的灑脫勁叫人驚嘆,再看看書寫之人,那勝過女子的容貌下說不上輕浮還是穩重,好似這天下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寫出這樣的字了。

    “可真是好看!”

    便是一邊的女弟子都忍不住贊了一句。

    再看付芊芊,此刻還不是兩眼放光一臉崇拜地看著夏商?那花癡的模樣何曾有半點兒千金小姐的孤傲?

    看著桌上的字,付芊芊小心翼翼地對著墨跡哈氣,等到墨跡干透才輕輕地拿起來,交給了丫鬟“去給我找最好的裝裱師父,一定要將此句好好的封存起來。”

    丫鬟為此事犯難,這里又不是京城,哪里去找裝裱的書店去?

    不過丫鬟也沒有說出口,硬著頭皮帶著小姐寶貝往外莊去了。

    “你居然有如此才學,為何早先不與我知曉?”付芊芊從興奮中回過神來,幾分責怪,幾分嬌嗔,幾分羨慕,一雙手抱著夏商的胳膊使勁兒搖晃著。

    夏商騷包一笑“我乃文曲星下凡之事還消給你說?”

    付芊芊又羞又氣,惹得一堆粉拳在夏商身上亂錘“沒個正經,反正我不管,以后我就要你教我!我要像你那般會做詩詞,想你那般有一手飄逸灑脫的好字!”

    或許此刻動作是親熱了些,但對于夏商來講,能得到小姑娘這樣的崇拜也是值得驕傲和享受的,倒也樂得舒服,厚著臉皮把所有的吹捧都收下了。

    而此時此刻,剛到院門口的薛冷香見到兩人親熱的舉動,一雙溪流般的輕眉就促成了一條線。

    “過真如尚青所說,這兩人關系真不簡單!”

    薛冷香心中嘀咕,內心對那俊美男子的鄙夷也就更重了。

    在薛冷香心中倒也不覺男子俊美是錯,若男子俊美非凡確實是能給自己不錯的印象,但也正因有著一副俊美的皮囊,就更應該干一番對得住這身好皮囊的事跡來。靠著一副好皮囊而不思進取,反倒成為大家小姐閨中見不得光的密友,靠著女人混吃混喝,這種男人活在世上還有什么意義?

    當然,薛冷香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別人家的小姐養個男寵在身邊跟她沒關系。

    可如今這家的小姐或許會成為自己的弟妹,跟自家扯上關系,那就不一樣了。

    想著,薛冷香冷臉走了進去,站在幾人不遠處,輕輕地咳了一聲。

    院中之人忽然注意到這位身著標準名劍山莊服飾的清冷女子,高挑的身材和標志的五官十分惹眼,道服衣擺擋住了雙腿,但從腰間束身就能感受到此女腿長異于其他,看著頗有幾分嬌妻懷柔的美態,但有更顯苗條骨感。

    付芊芊趕緊松開了手,她剛剛心思不純,被人撞見難免有些慌張。

    夏商倒是臉皮厚,也不覺得什么,上下打量薛冷香一陣,問“這位是?”

    一邊的女弟子看了夏商的才學,對夏商同樣是敬佩得很,很熱情地的給夏商介紹“這位是我們的大師姐,莊主的長女薛冷香。”

    說著,女弟子又對薛冷香道“大師姐,這位是……”

    “不用你說,我想聽聽他怎么說?”

    夏商察覺到了對方的一點兒敵意,但并不在乎,躬身抱拳“在下乃是付小姐的貼身侍衛夏商。”

    “侍衛便是侍衛,何來貼身一說?莫不是……”

    說話間,薛冷香掃了一眼付芊芊,暗道此事還不能聲張,只得把一肚子火起忍住。

    “莫不是有非同一般的本事?我薛冷香好武善劍,今日得知有能保護丞相千金的高手在莊內,特來討教兩招。”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