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荒野搏斗

小说:加冕为王 作者:奥丁般纯洁 下载:加冕为王ZIP下载 加冕为王TXT全文下载
    “当然见过,?#34892;?#22855;怪,他不像是乞丐。看书海手机端 ..”老头制作薄饼的手法相当熟练。“没有乞丐会像他那样在乎尊严,哪?#24405;?#24230;饥饿。”

    在乎尊严的乞丐,只有教廷的圣骑士才会如此高傲,怀远特确认那就是阿莱士,逃走的那名圣骑士,转头骑?#19979;?#25171;算离开。

    “先生,你的饼。”老头扬?#25628;?#25163;,听到对方的回应。“算我请你的,生意结束之后你也需要犒劳。”

    如果按照时间计算,现在受?#35828;?#22307;骑士应该走不远,出了镇子就能够看到,麻烦很快就能够解除。

    只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离开小镇的阿莱士为了避人耳目再一次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顺着大路只需要走两个时辰就能够到达下一座城镇,除了大路之外的其他小道则需要多用上将近十个时辰,而且偏离大路,从小路前行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一路上还要穿过一些荒无?#25628;?#30340;地方,通常那些地方都会隐匿着一些强盗之类的?#19968;錚?#29978;至有可能遇上脏东西,但现在没得选择。

    已经淹没了膝盖的积雪让行走变的极为艰难,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周围那些密林中偶尔能够听见一些野兽的叫声,是狼,冬天这个时候那些狼群会极度缺乏食物,变的攻击性超强,而现在他已经不再是拥有圣光的圣骑士。

    “阿莱士,你死里逃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他停下了脚步,看着远处雪地中的一只孤狼,这头狼似乎已经脱离了群体,独自在积雪中搜寻着猎物,现在盯上了积雪中唯一的活物。

    阿莱士?#27426;?#25552;醒着自?#28023;?#21516;时开始绕道,想要避开那头恶狼,但恶狼并不想放弃辛苦碰到的猎物,同样开?#24049;?#21521;移动,阻止猎物从自己的周围绕过去。

    这样的对峙一直?#20013;?#20102;很久,如果这么继续下去,说?#27426;?#20250;碰上狼?#28023;?#21040;时候唯一的下场就是?#33618;?#20123;恶狼们当成美?#19969;?br />
    圣骑士犹豫了一下,他得解决眼前的麻烦才行,伸手从怀中摸出了匕首,然后慢慢靠近那头虎视眈眈的孤狼。“来吧,小宝贝。”

    孤狼看着接近自己的猎物,呲了呲牙,明显再给猎物警告,但这样的行为并没有用,它同样开始靠近。

    双方的距离同时接近,当接近到攻击距离的时候,孤狼扑了上去,带起了已经落下很久的雪花。

    阿莱士被?#35828;梗?#20260;口疼痛,握着匕首的手臂刺向那头狼的喉咙,鲜血从孤狼的喉咙中洒出来,带着血腥味,洒在了他的身体上。

    但一只手臂的力量有限,并没有直?#29992;?#20013;要害,被刺?#35828;?#24694;狼变的更加凶残,一口咬在了受?#35828;?#32937;头。

    一声闷哼,阿莱士握着匕首的那条手臂挥动,?#27426;?#29992;匕首疯狂刺入恶狼的身体,鲜血喷洒,将周围的雪地染红。

    直到阿莱士的意识?#34892;?#27169;糊的时候,恶狼失去了动静,趴在了他的身体上,冰冷的雪灌入了衣领,令人稍微清醒一些。

    那条原本稍微好点的手臂现在重新被撕裂,鲜血流出来,他将匕首丢在?#25628;?#22320;上,伸手想要将趴在身上的狼推开,但这头狼的重量已经超出了他现在体力能?#24576;?#21463;的最大重量,无法做到。

    连续试了几下,躺在雪地上大口喘着?#21046;?#20912;冷的雪让体?#24405;?#36895;流失,清醒了少许的意识开始重新变得模糊,眼前的世界恍恍惚惚,看不清楚,当眼睛快要闭上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一张模糊的面孔出现。

    顺着大道走了足够久的时间,询问过路的人,并没有看到断臂的人,意味着对方并没有从大道?#19979;罚?#23558;马匹拐入了一旁的小道上,踏入雪地前行,怀亚特搜寻着四周,一直?#20013;?#20102;很久,终于有了发现。

    远处的雪地上躺着黑乎乎的东西,骑?#24597;?#25509;近,看到了一匹被杀死的狼,还有染红雪地的鲜血,从马上下来,走到近前,恶狼的尸体还有一点温度,显然死了不久,很快看到了?#27426;?#24323;的匕首,那匕首上刺着圣骑士的徽章,一对剑。

    那名圣骑士在这里和恶狼进行了缠斗,并杀死了恶狼,怀亚特起身环顾四周,新出现的情况令他皱眉,这里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条被拖拽的痕迹,同时还有脚印。

    很明显是有人托着另外一个人离开,意味着圣骑士似乎被人带走了,回头骑?#19979;?#36319;着拖拽的痕迹前?#23567;?br />
    但这些痕迹到了一些地方之后立刻消失不见了,甚至连脚印都无法看见,发生了什么,将周围的雪地打探了一遍,都没有发现脚印和拖拽痕迹。

    线索从这里中断了,但很肯定,对方一定就在这周围附近,怀亚特牵?#24597;?#22312;四周寻找有人居住的地方。

    没有更为便捷的交通工具,信息传递是个大问题,所以现在国王已经在和他的大臣们庆祝了,王国到处都弥漫着关于胜利的信息,首都甚至已经开始筹?#30422;?#31069;仪式。

    这样的情况一直?#20013;?#20102;三四天,堪萨斯路上已经报废了三匹马,到达首都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圣城外的政府军中逃回来的。

    进入首都,到处弥漫着喜悦,极度的饥饿空虚让堪萨斯的体力不够,走路?#21152;行?#22836;晕目眩,但总得先将情况报告给上面,让所有人警惕起来,只是走了几步,他差点晕倒在大街上。

    有好心人将堪萨斯扶了起来,带进了一家小酒馆内,小酒馆内的人们正在谈论关于战事的情况。

    那名好心?#35828;?#19978;两杯酒。“伙计,平常你可不会有这么好的?#20284;?#25105;们即将获得战争的胜利,现在我的?#37027;?#19981;错,请你喝上一杯。”

    酒杯递到了堪萨斯面前,堪萨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稍微好了一些,更正道“我们没有获得胜利,我们输了。”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但这样的表述引起了周围一些?#35828;?#19981;满,眼中带着一些不太友好的神色,那名将堪萨斯带进来的大汉?#34892;┺限危?#26397;着周围那些人致以歉意,之后愤怒道“伙计,你在说什么,你的脑子有点糊涂。”

    堪萨斯看着周围的那些人,声音抬高。“我说的没错,我们失败了,政府军现在都变成了怪物。”

    这一?#25105;?#36215;了整个酒吧的注意,所有人都看着这边,酒吧内陷入了沉寂,堪萨斯身?#38405;?#20301;将他带进来的男子神色惊恐,他带进来了一个疯子,惹了大麻烦,他想要跟对方撇清关系,立刻端着酒杯走开,?#27490;?#36947;“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认识这个疯子,只是路上?#21152;?#32780;?#36873;!?br />
    这个时候有人终于发声了。“他一定是教廷的奸细,我们得将他抓起来,送到治安厅那里去。”

    堪萨斯接下来的解释被淹没,那些壮?#22909;?#23558;他绑了起来,送到了治安厅,治安厅打发走了那些壮?#22909;牵?#28982;后展开了审?#19969;?br />
    当负责审讯的人见到被审讯对方的时候发出一声惊?#23613;!?#22570;萨斯,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上前关心的看着这位?#36824;?#22312;审讯室内的同伴。

    这位治安官与堪萨斯曾经是军队中的同僚,只不过后来被调到了治安厅工作,所以两人相当熟悉。

    堪萨斯看着同僚,想要起身,但他已经被审讯的椅子固定住,?#33618;?#22352;着,焦急道“快点放开我,我得面见军方的长官。”

    他的同伴打开了审讯?#21361;行?#24778;讶道“你这会应该在政府军中,正在圣城那里作战,怎么会到了这里,还说出那些糟糕的言论。”

    “我们失败了,我是从圣城那里逃回来的。”堪萨斯没办法向同伴解释更多。“快点,带我去见军方的高层。”

    国防大臣埃尔文才向国王报告过战事的情况,而?#19968;?#23558;关于战后的奖赏等一切事物报给了国王,战争胜利,最荣耀的人是他,作为国防大?#36857;?#20182;的军队获得了胜利,国王那里的奖赏一定会非常丰厚。

    在办公室内打开一瓶好酒,慢慢?#28902;ⅲ?#20182;甚至已经开始憧?#21073;?#20250;获得自己的封地,成为一名公爵,还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王宫。

    有人敲门,他将酒杯放下,恢复了工作?#21050;?#28982;后允许人进来。?#25353;?#26684;利什,怎么会是你?”

    达格利什是王国首都治安厅的负责人,神色惊慌。“埃尔文伯爵,我这里得到了一些相当重要的信息,你得听一听。”

    在一间房间内,达格利什和埃尔文两人听了堪萨斯的叙述,原本喜悦的?#37027;?#34987;沮丧和震惊所代替。

    埃尔文显然不太相信听到的事实。“堪萨斯,你确定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点假?#22467;?#21542;则你会得到严重的?#22836;!!?br />
    “我用我的性命保证,我们失败了,被一场黑雨打败,我们的政府军已经全军覆没,只有我逃了回来。”堪萨斯面色沉痛。

    事情看起来是真的,胜利没有想象的那么容?#31069;?#24403;初战事相当顺利,埃尔文自己都觉得有点匪夷所?#36857;?#20294;想到政府军已经更换了新式武器,比起教廷的圣教军战斗力要?#30475;?#24456;多,胜利也在情理之?#23567;?/div>

幸运飞艇
宝乐彩中大奖怎么领 一肖中特公开公式网 山西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极速快乐十分平台 双色球蓝球有什么方法 广东快乐10分计划网页版 中彩票大奖过的人 下象棋 外围足球 两尾两码中特 极速飞艇官方开奖结果 看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三遗漏一定牛 英超积分榜5002019 欢乐斗地主微信刷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