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荒野搏斗

小說:加冕為王 作者:奧丁般純潔 下載:加冕為王ZIP下載 加冕為王TXT全文下載
    “當然見過,有些奇怪,他不像是乞丐。看書海手機端 ..”老頭制作薄餅的手法相當熟練。“沒有乞丐會像他那樣在乎尊嚴,哪怕極度饑餓。”

    在乎尊嚴的乞丐,只有教廷的圣騎士才會如此高傲,懷遠特確認那就是阿萊士,逃走的那名圣騎士,轉頭騎上馬打算離開。

    “先生,你的餅。”老頭揚了揚手,聽到對方的回應。“算我請你的,生意結束之后你也需要犒勞。”

    如果按照時間計算,現在受傷的圣騎士應該走不遠,出了鎮子就能夠看到,麻煩很快就能夠解除。

    只是事情遠遠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離開小鎮的阿萊士為了避人耳目再一次選擇了一條最難走的路。

    順著大路只需要走兩個時辰就能夠到達下一座城鎮,除了大路之外的其他小道則需要多用上將近十個時辰,而且偏離大路,從小路前行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一路上還要穿過一些荒無人煙的地方,通常那些地方都會隱匿著一些強盜之類的家伙,甚至有可能遇上臟東西,但現在沒得選擇。

    已經淹沒了膝蓋的積雪讓行走變的極為艱難,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周圍那些密林中偶爾能夠聽見一些野獸的叫聲,是狼,冬天這個時候那些狼群會極度缺乏食物,變的攻擊性超強,而現在他已經不再是擁有圣光的圣騎士。

    “阿萊士,你死里逃生,沒有什么好懼怕的。”他停下了腳步,看著遠處雪地中的一只孤狼,這頭狼似乎已經脫離了群體,獨自在積雪中搜尋著獵物,現在盯上了積雪中唯一的活物。

    阿萊士不斷提醒著自己,同時開始繞道,想要避開那頭惡狼,但惡狼并不想放棄辛苦碰到的獵物,同樣開始橫向移動,阻止獵物從自己的周圍繞過去。

    這樣的對峙一直持續了很久,如果這么繼續下去,說不定會碰上狼群,到時候唯一的下場就是被那些惡狼們當成美味。

    圣騎士猶豫了一下,他得解決眼前的麻煩才行,伸手從懷中摸出了匕首,然后慢慢靠近那頭虎視眈眈的孤狼。“來吧,小寶貝。”

    孤狼看著接近自己的獵物,呲了呲牙,明顯再給獵物警告,但這樣的行為并沒有用,它同樣開始靠近。

    雙方的距離同時接近,當接近到攻擊距離的時候,孤狼撲了上去,帶起了已經落下很久的雪花。

    阿萊士被撲倒,傷口疼痛,握著匕首的手臂刺向那頭狼的喉嚨,鮮血從孤狼的喉嚨中灑出來,帶著血腥味,灑在了他的身體上。

    但一只手臂的力量有限,并沒有直接命中要害,被刺傷的惡狼變的更加兇殘,一口咬在了受傷的肩頭。

    一聲悶哼,阿萊士握著匕首的那條手臂揮動,不斷用匕首瘋狂刺入惡狼的身體,鮮血噴灑,將周圍的雪地染紅。

    直到阿萊士的意識有些模糊的時候,惡狼失去了動靜,趴在了他的身體上,冰冷的雪灌入了衣領,令人稍微清醒一些。

    那條原本稍微好點的手臂現在重新被撕裂,鮮血流出來,他將匕首丟在了雪地上,伸手想要將趴在身上的狼推開,但這頭狼的重量已經超出了他現在體力能夠承受的最大重量,無法做到。

    連續試了幾下,躺在雪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冰冷的雪讓體溫急速流失,清醒了少許的意識開始重新變得模糊,眼前的世界恍恍惚惚,看不清楚,當眼睛快要閉上的一剎那,他看到了一張模糊的面孔出現。

    順著大道走了足夠久的時間,詢問過路的人,并沒有看到斷臂的人,意味著對方并沒有從大道趕路,將馬匹拐入了一旁的小道上,踏入雪地前行,懷亞特搜尋著四周,一直持續了很久,終于有了發現。

    遠處的雪地上躺著黑乎乎的東西,騎著馬接近,看到了一匹被殺死的狼,還有染紅雪地的鮮血,從馬上下來,走到近前,惡狼的尸體還有一點溫度,顯然死了不久,很快看到了被丟棄的匕首,那匕首上刺著圣騎士的徽章,一對劍。

    那名圣騎士在這里和惡狼進行了纏斗,并殺死了惡狼,懷亞特起身環顧四周,新出現的情況令他皺眉,這里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條被拖拽的痕跡,同時還有腳印。

    很明顯是有人托著另外一個人離開,意味著圣騎士似乎被人帶走了,回頭騎上馬跟著拖拽的痕跡前行。

    但這些痕跡到了一些地方之后立刻消失不見了,甚至連腳印都無法看見,發生了什么,將周圍的雪地打探了一遍,都沒有發現腳印和拖拽痕跡。

    線索從這里中斷了,但很肯定,對方一定就在這周圍附近,懷亞特牽著馬在四周尋找有人居住的地方。

    沒有更為便捷的交通工具,信息傳遞是個大問題,所以現在國王已經在和他的大臣們慶祝了,王國到處都彌漫著關于勝利的信息,首都甚至已經開始籌備慶祝儀式。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三四天,堪薩斯路上已經報廢了三匹馬,到達首都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圣城外的政府軍中逃回來的。

    進入首都,到處彌漫著喜悅,極度的饑餓空虛讓堪薩斯的體力不夠,走路都有些頭暈目眩,但總得先將情況報告給上面,讓所有人警惕起來,只是走了幾步,他差點暈倒在大街上。

    有好心人將堪薩斯扶了起來,帶進了一家小酒館內,小酒館內的人們正在談論關于戰事的情況。

    那名好心人點上兩杯酒。“伙計,平常你可不會有這么好的運氣,我們即將獲得戰爭的勝利,現在我的心情不錯,請你喝上一杯。”

    酒杯遞到了堪薩斯面前,堪薩斯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稍微好了一些,更正道“我們沒有獲得勝利,我們輸了。”他的聲音并不是很大。

    但這樣的表述引起了周圍一些人的不滿,眼中帶著一些不太友好的神色,那名將堪薩斯帶進來的大漢有些尷尬,朝著周圍那些人致以歉意,之后憤怒道“伙計,你在說什么,你的腦子有點糊涂。”

    堪薩斯看著周圍的那些人,聲音抬高。“我說的沒錯,我們失敗了,政府軍現在都變成了怪物。”

    這一次引起了整個酒吧的注意,所有人都看著這邊,酒吧內陷入了沉寂,堪薩斯身旁那位將他帶進來的男子神色驚恐,他帶進來了一個瘋子,惹了大麻煩,他想要跟對方撇清關系,立刻端著酒杯走開,嘀咕道“別這么看著我,我不認識這個瘋子,只是路上偶遇而已。”

    這個時候有人終于發聲了。“他一定是教廷的奸細,我們得將他抓起來,送到治安廳那里去。”

    堪薩斯接下來的解釋被淹沒,那些壯漢們將他綁了起來,送到了治安廳,治安廳打發走了那些壯漢們,然后展開了審訊。

    當負責審訊的人見到被審訊對方的時候發出一聲驚嘆。“堪薩斯,你怎么會在這里。”他上前關心的看著這位被關在審訊室內的同伴。

    這位治安官與堪薩斯曾經是軍隊中的同僚,只不過后來被調到了治安廳工作,所以兩人相當熟悉。

    堪薩斯看著同僚,想要起身,但他已經被審訊的椅子固定住,只能坐著,焦急道“快點放開我,我得面見軍方的長官。”

    他的同伴打開了審訊椅,有些驚訝道“你這會應該在政府軍中,正在圣城那里作戰,怎么會到了這里,還說出那些糟糕的言論。”

    “我們失敗了,我是從圣城那里逃回來的。”堪薩斯沒辦法向同伴解釋更多。“快點,帶我去見軍方的高層。”

    國防大臣埃爾文才向國王報告過戰事的情況,而且還將關于戰后的獎賞等一切事物報給了國王,戰爭勝利,最榮耀的人是他,作為國防大臣,他的軍隊獲得了勝利,國王那里的獎賞一定會非常豐厚。

    在辦公室內打開一瓶好酒,慢慢品嘗,他甚至已經開始憧憬,會獲得自己的封地,成為一名公爵,還能夠擁有屬于自己的王宮。

    有人敲門,他將酒杯放下,恢復了工作狀態,然后允許人進來。“達格利什,怎么會是你?”

    達格利什是王國首都治安廳的負責人,神色驚慌。“埃爾文伯爵,我這里得到了一些相當重要的信息,你得聽一聽。”

    在一間房間內,達格利什和埃爾文兩人聽了堪薩斯的敘述,原本喜悅的心情被沮喪和震驚所代替。

    埃爾文顯然不太相信聽到的事實。“堪薩斯,你確定你所說的都是真的,沒有半點假話,否則你會得到嚴重的懲罰。”

    “我用我的性命保證,我們失敗了,被一場黑雨打敗,我們的政府軍已經全軍覆沒,只有我逃了回來。”堪薩斯面色沉痛。

    事情看起來是真的,勝利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當初戰事相當順利,埃爾文自己都覺得有點匪夷所思,但想到政府軍已經更換了新式武器,比起教廷的圣教軍戰斗力要強大很多,勝利也在情理之中。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