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卷 第四百零六章 司机诡异之死

小说:阴阳鬼探 作者:秋风寒 下载:阴阳鬼探ZIP下载 阴阳鬼探TXT全文下载
    陆飞见我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枚杏核,就走过来,我把基本这玩意递过去,跟他说:“你看看这个。”

    他看半天挠头说:“这不是杏核吗?上面还有血迹,难道是刚才那人正拿这东西在玩,刚好我们车子从他身上轧过去,人给滑到了山?#36947;錚?#26447;核却留下了?”这小子还是有分辨能力的,自己说完又摇摇头,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我见他没看出杏?#35828;拿?#30149;,就指着上面的血迹说:“如果我没猜错,这是术?#35828;?#40763;血。”

    陆飞一愣,看着我说:“那人是个术人?被?#30340;?#20102;一下,鼻血喷溅到杏核上面了?也?#27426;?#21834;,血都干?#35828;摹!?br />
    看来他师?#21040;?#30340;都是正统道家法术,并没教过他关于邪术的事。我于是就解释道:“道家有种邪术?#23567;?#26447;子假尸术’,用鼻血浸泡,面向正东,卯时咒语七遍,在上面吹气七口,灯六盏,水六钟,放在密室内祭炼,六天后就算成了。遇到情况拿出一枚丢下,一念咒语,会变成一具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假尸。”

    陆飞立刻对我肃然起敬,他虽然在道术上有点根底,但这方面所知太少。而行里人一听就明白,我所说的绝不是编出来的玩意,那百分百是道家邪派的一种法术。

    “你说车子轧上的是一具假尸?”这小子瞪眼问我。

    “嗯,是术人早把杏核放在了路面上,我们赶到时,他马上念咒语,杏核变成了假尸,让我们以为是轧死了人。这么光滑的路面,刹车是肯定刹不住的,幸亏那?#20040;?#26641;救了我们一命!”我点头说。

    “这哪个天杀的混蛋要害死我们?难怪今天一直心惊肉跳,预?#24184;?#20986;事似的。”陆飞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然后问我:“会不会是张云峰这杂碎干的?”

    我低头看了一眼杏核说:“很难说。远古道家因为正邪不两立,而分出很多流派,茅山算是最正宗的一派,还有最出名的岭南邪派五鬼系,再有就是云南‘白灵派’,谭青应该是白灵派弟子。这些邪派都懂这些邪术,包括茅山典籍也有记载,只不过是从来不?#26522;?#24050;。可是很多流派隐藏在各地,尤其是深山内,说?#27426;?#36825;儿就?#34892;?#27966;术人后代。”

    陆飞听的不住点头,皱眉深思一会儿说:“我当年把那个贼差点打死,也说不好是他知道?#19968;?#26469;了,就找邪术术人干掉我。”

    我觉得有这可能,因为这件案子过去好几年了,再经过法律途径,恐怕要麻烦的多,再说就算?#34892;蹋?#38470;飞最?#21999;?#19978;十年,终究不够枪?#23567;?#36825;人一?#34987;?#24680;在?#27169;?#24819;要他的命,也是说得过去。

    于是拍拍陆飞肩膀说:“知道有人要害我们,防着点就行了。离村子不远,我们步行回去,问明?#22235;?#24072;傅,这就马上返回我们镇上。”

    陆飞答应一声,跟着我转身去叫司机,可是谁知回头一看,司机没影了,刚才还蹲在路边的,他不会上车要把车倒回来吧?那可是找死!

    我们快步走到车子跟前,果然司机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我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多危险啊,万一车子一倾翻进?#36947;?#21643;办?不过对于出租车来说,车就是他们的命,撞成这样,肯定心疼的不得了。

    陆飞才要开口把司机叫下来,忽然看见司机脑袋软软的垂在方向盘上,?#26377;?#21475;上流出一股血水,顺着?#36335;?#28108;下,都从车门流下了山沟!

    我心说不好,司机死了!陆飞一拨司机胸口前的?#36335;?#26524;然看见一把匕首刺在上面,刀刃基本上全部没入,又刺在心脏上,百分之一百二是没命了。

    陆飞慌忙用手在司机鼻翼下探了探,转头惊骇的说:“死了!”

    我不由皱起眉头,司机不可能是自杀吧?并且死也要死在车上。这有点不太靠谱,就算自己心爱的汽车撞成这样,也不至于想不开要自杀。我再用手电仔细观察司机的脸部,他眼珠瞪的大大的,大有一副死有不甘的神色,看着非常瘆人。眼睑出血,嘴唇发绀,我吃惊的跟陆飞说:“这是先被人给闷死的,然后又捅了一刀。”

    “你咋看出来的?”陆飞问。

    “窒息死亡的,一般会出现眼睑出血,嘴唇发绀症状。”我说着回头看了下我们刚才找到杏?#35828;?#22320;方,与车子相距差?#27426;?#19977;十?#20303;?#25105;又跟他说:“我们当时正在那边用心查看杏核,有?#27515;?#29992;这个时间,把司机闷死,拖到车上捅了一刀,这肯定是要嫁祸我们杀人劫财。”

    陆飞也跟着回头,明白了一?#23567;?#30456;距三十米,凶手无声无息的把人杀死拖到车上,我们注意力集中在杏核上,就算听到微小的响声,也以为是司机在走动,绝不会在意。这丫的凶手绝对是个高手,短短几分钟内,一计不成,又再次杀人嫁祸,做的干净利落,然后逃的无影无踪,连我这个当过特种兵的人,都觉得很难做到。

    我转头看着左右光滑干净的路面,感觉头皮麻了,凶手不是人啊,要是人,谁能跑这么快?要知道路上非常光滑,能跑这么快而不留痕迹的,除非是鬼邪!

    “凶手既然要置我们于死地,那么杀人后就会报警了。我们赶快回村,把事情办完了跑路。”我跟陆飞说。

    “杀人这么大事,我们能跑得了吗?再说这么跑了岂不是畏罪潜逃,更坐实了杀人罪名?”陆飞不同意我的做法。

    我叹口气说:“你咋就不开窍?人肯定是鬼邪杀死的,不会留下任何线索,而车是我们租的,又在死亡现场,你说警察会相信我们没杀人吗?除非我们能找到没杀?#35828;?#35777;据。所以只有先逃离太谷,躲过警方的抓捕,然后暗地再慢慢查出真凶,还我们清白。”

    陆飞低头想了想说:“好吧,我们?#24433;傘!?br />
    当下我们一路小跑回了石夹子庙,我去发动车子,让陆飞去找师傅,然后绕道回太谷县城。

    可是车子好像真是出毛病了,打了半天也打不着,草他二大爷的,真是关键时候掉链子。跳下车,检查?#25302;浜头?#21160;机,都挺正常,水箱里因为加了防冻?#28023;?#20063;没上?#24120;?#36825;是怎么回事?于是趴在车底看了一下,靠,发现问题了,上面贴着一张符。

    我伸手扯下来一看,不是正统道家咒符,而是邪派请邪神的“黑杀神符”!

幸运飞艇
贵州11选五开奖走势图 赢彩专家app 手机线上购彩app 重庆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 吉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网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湖南幸运赛车三码遗漏 六合彩特码资料宝典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手机版 六盒彩白小姐资料六和彩开奖结果 悉尼线上娱乐城 福利彩票2000亿案 金莎国际娱城网络平台 bet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