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策反玄青

小說:邪王通緝令:傻妃,哪里逃 作者:凌如隱 下載:邪王通緝令:傻妃,哪里逃ZIP下載 邪王通緝令:傻妃,哪里逃TXT全文下載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策反玄青

    赤紅大踏步朝著蘇槿夕走了過去,在蘇槿夕面前的臺階上站定,撐開了雙手。看書海 ..

    目光極為堅定地望著青云子等人“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相信幽堯和槿夕會做出你們所說的那等事。今日誰若想動他們,除非從我的身體上踏過去。”

    云霞峰雖然全都是女弟子,但各個不輸給其余幾部的男弟子,全都跟著赤紅在蘇槿夕身前的臺階上站成了兩排,將手中未出鞘的兵器對準了青云子等人。

    “我等皆相信夜掌門和掌門夫人,誰若敢動他們,便從我等的身上踏過去。”

    云霞峰的弟子們直接稱呼夜幽堯為掌門,蘇槿夕為掌門夫人,這是為他們正名了。

    赤紅望著朝升,“朝升,你還是不信幽堯嗎?”

    朝升眼底的光芒有一些掙扎,瞧了一眼赤紅,又轉身,目光在在場所有昆侖劍派弟子的臉上緩然掠過。

    青云子一把抓住了朝升的手臂。

    “朝升師叔,掌門已去,如今門中能主事之人不多,你一定要為此事主持公道啊!”

    朝升做為一部首座,在昆侖劍派的地位不可小覷,如果能成功得到朝升的支持,青云子與玄鎮子的勝算也會大很多。

    但怎么也沒有想到,朝升朝著青云子拽著自己的手指上略微瞧了一眼,然后將自己的手臂抽了出來,竟再不猶豫地朝著赤紅的身邊走了過去。

    緊接著,朝陽峰的弟子也跟了過于,與云霞峰的弟子并排站在了一起。

    “朝升師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青云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朝升揚聲道,“既然到了如今這種地步,本座也不隱瞞了。當年幽堯十歲入我昆侖劍派,眾人皆知他天資聰穎,天賦過人,兩年學有所成,在十二歲的時候便下山了。但實則十八歲之前,幽堯一直在我昆侖。”

    夜幽堯十八歲之前都在昆侖?

    也就是說他在昆侖劍派整整八年?

    這……到底怎么回事啊?

    眾人都愣了。

    赤紅皺眉想阻止朝升,“朝升……”

    但她還沒有說完,便被朝升給打斷了。

    “你說的沒錯,幽堯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他雖拜入掌門門下,但實則與我相處的時間最多,與我感情頗深。誰都可以懷疑他,卻唯獨我不能。方才是我糊涂了。”

    “但是這件事……”

    “如今前掌門已西去,幽堯手握權柄,又成了我昆侖劍派新任掌門,此事也沒什么好隱瞞的。”

    赤紅略微思忖了一下,點頭,“便依你所言。”

    人群中,已經有人按奈不住,沸騰起來。

    “朝升師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夜師兄在昆侖八年,但我等明明見他在十二歲之時便下山了啊!”

    “是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與夜師兄年齡相仿,六歲便在昆侖,怎不知他在門中呆了八年?”

    “是啊,我等都沒有見到啊!”

    青云子冷笑一聲,“朝升師叔,這不會是你為了替夜幽堯開脫,故意編排出來的吧?這話,也只是你一人之言,誰能作證啊!”

    “是啊,誰能作證啊?”

    “青云子師兄說的是,誰能作證啊?”眾人紛紛倒向了青云子,他還沒有開口,便被眾人給否定了。

    所以,至于他接下來要說什么,在眾人的面前也失去了威信。

    朝升一臉的愁容,卻不想,院外忽然傳來一個洪亮且極為堅定的聲音,“我信!”

    眾人紛紛朝升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來著寬大的青衫長袍,竟是天玄部的玄青長老。

    與之一同前來的,還有藏書閣的凌云。兩人并排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兩部的弟子。院落太小容不下,弟子們都站到了院外。

    玄青一邊朝著朝升和赤紅的方向走,一邊道,“我信!當年替掌門監督幽堯在縹緲峰修煉的,除卻朝升之外還有本座。”

    縹緲峰?

    眾弟子聽到這三個字,皆一臉的驚訝,甚至有些人露出了怯色。漸漸地,面色轉為恐懼,似是縹緲峰就在眼前。

    有弟子揚聲問道,“玄青師伯,你是在和大家開玩笑吧?縹緲峰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我昆侖劍派比地獄還要可怕的存在,大鵬也飛不到昆侖,你竟說夜師兄在縹緲峰修煉了八年,還是你和朝升師叔親自監督?怎么可能?”

    “對啊!在縹緲峰修煉?這我絕對不信,即便玉陽掌門想讓夜師兄修煉,我昆侖有的是靈氣盛溢之地,怎會選縹緲峰?”

    青云子一臉的殷切奸笑,“師父,這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你也是我昆侖劍派身份尊高,有頭有臉的人,當著這么多弟子的面兒,你也不怕被弟子們笑話。”

    話音剛落,“啪”一聲,玄青子一巴掌狠狠落在了青云子的臉上。

    “孽徒,你犯上作亂,已是死罪,還敢妖言惑眾,還不跪下!”

    青云子被打的眼前一黑,險些暈過去,血順著嘴角緩緩溢了出來,一臉難以置信地望著玄青。見玄青面色漆黑如墨,知道他確實是生氣了,便緩緩跪在了地上。

    “孽徒,你七歲起就跟著本座,本座知你的性格。依你的心思,是萬萬做不出此等之事,還不從實招來,你是受誰人指使。”

    七歲跟著玄青子,是天玄部大弟子。但是這些年來,師父卻從未真正將他放在心上過,就連未來天玄部繼承首座之人,也在暗中定了二師弟青墨子。若不是玄鎮子在暗中告訴他,他至今還被蒙在鼓里。

    這些年,他跟著青玄,表面上風光無限,但他真正得到了些什么?

    什么都沒有。

    越想,青云子越覺得憋屈。嘴角微微顫抖著,抬頭,眼眸有些紅潤地望著玄青。

    “師父,沒有人指使徒兒,這些都是徒兒一人謀劃,一人所為。徒兒也是為我山門著想,為師父您著想啊!”

    說著,他瞧了一眼夜幽堯所在屋子的門,話鋒一轉,道,“夜幽堯勾結淮疆,亂我昆侖,根本不配做我昆侖劍派的掌門,師父你為山門操勞了那么多年,有些事你比前掌門還要上心清楚,這掌門之位,你可是再合適不過。師父,徒兒做這些,都是為了我昆侖劍派,為了師父你啊!”

    青云子說的情真意切。

    強硬,他是硬不過玄青的,便只能打感情牌。

    若是能策反玄青,可比朝升和赤紅二人有用多了。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