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欲擒故纵

小说:绝代武帝 作者:静磨剑 下载:绝代武帝ZIP下载 绝代武帝TXT全文下载
    <nen>

    “呜嗷……呜嗷……”

    也不知是火焰令树木受到了惊吓,?#25925;?#34987;焚烧的人形树的叫喊引发了共鸣,附近的人形树也跟着一阵嚎啕大?#23567;(Q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那叫声妖异又阴森,便是韩尘这样闯过幽冥世界的人,听着?#21152;行?#27611;骨悚然。

    人形树的火抗能力出的强悍,黑炎才烧到颈脖,便再也烧?#27426;?#20102;。这?#25925;?#33267;强的九幽冥火,若换做普通的元素之火,怕是树皮都难以烧掉啊!

    “吱吱……吱吱喳……”

    韩尘解除了危险,邪眼魔君却尖叫了起来。他吃惊地看?#21073;?#26356;多的枝条缠了金笔鹤,这令得金笔鹤植物化的节奏加快了好几倍,而人形树被烧掉的部分,则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显然,这株人形树在汲取金笔鹤的生命精元。

    “该死的……”韩尘连忙挥刀斩下,一刀便砍掉了缠着金笔鹤的枝条。人形树又是一阵尖嚎,被斩断的枝条,喷出了浓浓的血浆色液体。

    “走!”韩尘拽起金笔鹤,纵身便飞了高空。他怕又遇见大金世家的人,?#38745;?#24819;往原路走,但除了那个方向,他也不晓得如何走出邪月幽林,于是尾随大金队伍,便成了他不得已的选择。

    为防被发现,飞出一段距离后,他便下落到了丛林里。但他很快便感到了诡异。

    他奔行的速度,?#20998;?#37034;眼魔君那会儿只快不慢,按理同样的?#22868;洌?#20182;应当回到地下隧道口了才对,可花了两倍多的功夫,不但没找到那个隧道口,便连外围的人头果树也不见一株,说明他连人形树之林都没有走出去。

    他和邪眼魔君?#33267;?#30340;气味,先是断断续续,后来再也捕捉不?#21073;?#21807;一辨识路径的方法已无法再用,而天空的邪月好像一直在跟着走,无论去到哪里,那半轮邪月都悬挂在头顶同一个位置。厚实的红?#26222;?#20303;了星?#21073;?#20196;得他想观星辨向都不可能。

    气?#35835;?#19981;久,他沿途便留下了记号,哪知即便是硬留的印记,转过几圈后,竟也?#20063;?#20840;了,当年在黑?#21448;?#26862;内部区域还要让人摸不着头脑。

    “见鬼了……?#31508;?#20809;应是过了小半日,韩尘却依旧没能走出人形树之林。而脱离了人形树侵蚀的金笔鹤,还在一点点植物化。他大部分肢体都已变硬,韩尘拉着他,宛若在拖拽一尊木雕。

    这么下去邪眼魔君迟早也会一同完蛋,韩尘只得找了一处稍稍空旷的地?#21073;?#20808;行处理邪眼魔君的危机。

    灵识扫过金笔鹤身体,果然感应到邪眼魔君的许多组织已经化作植物了,韩尘?#21364;?#37329;笔鹤体内取出两界环和储物环,然后皱着眉头问道:“你离不开宿主?”

    邪眼魔君摇摇头,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全没了之前的?#20004;俊?br />
    韩尘叹道:“唉……与我签订契约的话,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么?你这情形我也救不了你了……”说?#25490;?#25293;邪眼魔君的脑袋,摆出一副惋惜的表情,说道:“你进化了那么多年才有今日形态,多么的不容易啊!?#19978;?#29616;在却要沦为植物的肥料了……”摆摆手:“咱们有缘无分,你安心的去吧,?#19968;?#24819;念你的,拜拜!”

    韩尘起身要走,邪眼魔君急了,它慌忙吱喳乱叫,可金笔鹤已废,它无法借助人体表达?#32422;?#30340;意思了,只好不住朝韩尘发去精神波,其全是求助之意。

    韩尘两手一摊:“你又不是我的契约战兽,我的能力你借用不了。我不是见死不救,恕臣妾做不到啊!”一边说一边飘了半空。

    邪眼魔君更加焦急,哀求的意念一波强过一波。

    韩尘却是听而不闻。邪眼魔君见状,心一横,向韩尘发出了签订灵魂契约的?#33041;浮?br />
    这下韩尘停住了:“嗯?你愿意跟我签订灵魂契约了?你不是说死都不会与我合作的吗?”

    邪眼魔君那只大眼睛弯了弯,居然摆出了一幅十分人性化的讪笑神色,它传出一道意念回应韩尘,大?#20081;?#24605;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云云。

    韩尘却?#20004;?#36215;来:“?#27426;?#25105;是一个很讲原则的人。既?#27426;?#35828;过不合作了,我不能背叛正直的?#32422;海 ?br />
    那你麻痹还死缠?#20040;?#21040;这里?要是会讲人话,邪眼魔君肯定要开口骂人了。

    鄙夷之色在邪眼魔君眼一闪而过,邪眼魔君传过意念道:“这怎么叫背?#28814;约?#21602;?这是维护您的初衷啊!不忘初?#27169;?#26041;得始终,这是多么伟大的品行啊!”

    韩尘?#25925;?#24456;为难的样子:“可你这么做,让我感觉像是乘人之危似的,这让我良心何安啊……”

    你有个**的良心。心里这么想,传给韩尘的意念却是:“绝对没有乘人之危,我对天发4……不,对天发5……我是心?#26159;?#24895;的!”

    “可你嫌弃我丑。”

    “木有的事。我们是不同的生命,欣赏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那你是不是很丑?”

    邪眼魔君恼了:“麻烦你不要总来纠结这种无聊的事情好不好?现在的核心问题是签订灵魂契约。”

    韩尘一本正经地道:“但是三观合不合,也是我考虑签不签的重要因素。”

    犹豫片刻,邪眼魔君才心不?#26159;?#19981;愿地道:“好吧,?#24189;?#20204;人类的视角看,我的确不好看……”

    韩尘又问:“那我是不是很帅?”

    “帅到飞起。”不等韩尘继续废话,邪眼魔君便催促道:“不要浪费?#22868;?#20102;,快点签契约吧!”

    “你那么急?不像你的作风啊?”

    因为老子要死了,你麻痹的是明知故问!传去的意念却是:“我是为了配合您的节奏啊,我相?#25293;?#26159;个很讲效率的人。不要拖了,快点开始吧!”赶紧?#22836;?#20986;了?#32422;?#30340;灵魂印记。

    “你这算是在求我么?”

    ?#21834;?#31639;……”

    “我让你签的时候你不签,现在你又要求我签,你为毛那么贱?”

    ?#21834;?#25105;艹你……额……我是贱?#35828;?#20799;……您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那好吧,看在你苦苦哀求的份,我收容了你吧。”

    “您(他麻痹)的心胸真是像天空一样宽广!”

    “什么条约都签?奴仆也无所?#21073;俊?br />
    “你……唉……什么都签,奴仆也无所谓了……”

    “你他妈真没节操。”

    邪眼魔君?#26408;?#26159;悲凉:?#29616;?#36824;能说神马?

    韩尘也不再耽搁,?#22836;?#20986;灵魂印记,飞快将邪眼魔君的灵印合并了。

    一缕深邃若宇宙?#24378;眨?#38452;森似九幽之地的火种,随着韩尘的灵印注入到了邪眼魔君的灵魂当,邪眼魔君心神一跳,这才明白,想反噬韩尘是绝无可能了,这股黑色火种的力量强得离谱,别说将之扑灭,便是碰都碰不得。如今韩尘只需一个念头,便能让它的灵魂灰飞烟灭了。

    最让它愤恨的是,那丫的竟然让?#32422;?#19982;之成为了生命共同体!虽说这能让双方?#22007;?#35843;用力量,但那厮要是挂了,?#32422;?#23682;不要跟?#25490;?#33900;?算那厮没被人打死,一个人类能活多久?几百年了不起了吧??#32422;嚎?#26159;能活千万年亿年的啊,这寿命折得也太大了吧?亏大了亏大了啊啊啊……

    无奈契?#23478;?#25104;,想解除已由不得它。邪眼魔君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唯有接受这份命运了。

    它并不清楚,韩尘其实是神兽凤凰,有着它更逆天的无限生命和不死之身,作为生命共同体的它,虽不会因此而具备凤?#35828;?#31070;力和天赋,但短时调用,也能让它获益匪浅!

    心意相通后,邪眼魔君自然也感应到了玄冥和巨魔老祖的存在。玄冥倒还好,巨魔老祖可不安分了。他觊觎邪眼魔君无数年,此刻也算得偿所愿,不好好研究一番,怎对得起他朝思暮想的?#27169;?br />
    激动的精神波动从灵犀法杖直通邪眼魔君脑海,巨魔老祖笑嘻嘻地道:“小宝贝,来,不要怕,叔叔疼你……”

    既成了?#32422;?#30340;灵魂战兽,韩尘得想办法救助邪眼魔君了。可是能消灭人形树侵袭的力量,目前只有九幽冥火,邪眼魔君虽说能在一定条件下使用黑炎之力,但却不能像韩尘那样,将火焰融于身体,而这偏偏又是遏制植物化的唯一办法,这个方法在邪眼魔君身行不通,韩尘一筹莫展了。

    “喂。”韩尘喝止?#35828;?#25103;邪眼魔君的巨魔老祖,说道:“别闹了,先想想怎么救这?#19968;?#21543;!”

    巨魔老祖对邪眼魔君的关心韩尘更甚,用心想了想,巨魔老祖道:“你有没有发觉,这人形树侵蚀人体的形?#21073;?#24456;像毒素啊?”

    韩尘茅塞顿开:“虽然不尽相同,但的确是和剧毒入体的效果很相似,所以即使断了源头,依然还起作用。”

    巨魔老祖道:“既有可能是毒素,那必定有解毒之法,找到这解毒之法,可以?#20154;?#20102;。”

    韩尘苦笑道:“都不清楚这是什么毒,一时之间,让我去哪儿找解毒的办法?”

    巨魔老祖骂道:?#25353;?#36135;,动动脑子啊!这里的人形树,一看是人为培植的。有人刻意培育这种妖树,那八成有解决的方法,你找到这丛林种植者留下的遗迹,也许能?#39029;?#35299;药的线索了。”</nen>

幸运飞艇
澳洲幸运10数据软件百度云 香港赛马会官方 新疆时时彩几点开奖 快乐飞艇官网 头条彩票官网首页 幸运飞艇计划全天计划 7星彩开奖 两肖两码中特资料网站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求现在的平特肖公式 吉林十一选五吉林快三走势图表 河北快三电视走势图 福彩3d开机号近10 奥博真人龙虎斗平台 北京快乐8专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