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 好日子過久了,皮開始癢了

小說:法醫狂妃 作者:誰家mm 下載:法醫狂妃ZIP下載 法醫狂妃TXT全文下載
    一整天下來,武鴻看那位柳司佐的目光都不對。看書海 ..

    對方倒也沒搭理他,忙里忙外的,腳都沒沾地。

    到了傍晚時,獲救傷兵數目整合下來,一共兩百一十二人。

    一千兩百人出來,現在活著的只剩兩百人,武鴻氣得渾身發抖,拳頭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昨晚被嗷嗷折騰了半宿的副將這會兒全須全尾的出現了,他的傷比較重,之前都在那間所謂的醫用實驗室里靜養,那位給他縫針的小男孩說,要住院觀察十個時辰以上,確定傷口沒有發炎,沒有惡化,才能出院。

    副將也聽不懂啥叫住院,啥叫出院,這不是在船上嗎,他可連個院子都沒瞧見。

    不過怕問多了顯得自己沒文化,副將就沒吭聲,在那白晃晃的艙房里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覺,現在醒來,他精神得很,拉著武鴻就說“大人您是不知道,那孩子可太狠了,拿著那針,直接就往我皮肉里戳,戳了好幾個窟窿眼,又用線拉吧上,看著嚇死人了,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武鴻點頭,拍拍副將的胳膊,覺得他受苦了“我都聽到了,你一直叫,很疼吧?”

    副將愣了一下,耳朵微微發紅,半晌,咳了一聲“疼倒不疼,說是傷口上了那叫啥,麻藥?但我這不是,看到他縫荷包似的縫我的手,給嚇壞了嗎。”隨即小心翼翼的問“真的叫的很大聲嗎?”

    武鴻沒說話了,他覺得自己白操心了,你說你是疼得嚎還行,結果你說你是被嚇得尖叫的,這就過分了,你是小姑娘嗎?

    副將也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點矯情,轉移話題“不過大人,這船上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我特地問過了,那小男孩說,他們不是青州府的人,說是恰好路過,偶然救了我們,您信嗎?”

    副將還是有點陰謀論的,主要是時機太巧合了,但對方救他們又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他才一時想不明白。

    哪知往日也算警惕性十足的統領大人,這會兒卻信誓旦旦的道“信。”

    副將一愣“啊?”

    武鴻面有紅光的問“你還記得三王爺嗎?”

    副將懵懵的“哪個三王爺?”

    “還能哪個,管鎮格門那個,鎮格門總都尉。”

    副將這才反應過來,恍悟了一聲“柯元帥提過的那個,不是死了十幾年了嗎?”

    武鴻黑線一下“什么十幾年,就幾年而已。”

    “是幾年嗎?”副將平日也不關心京里的皇室貴胄,對這些道聽途說的消息,多是左耳進又耳出,什么三王爺四王爺的,他一點概念都沒有,要不是這次海東軍出了大事,他連朝中現在做主的是七王爺都不知道,不過知道七王爺這個人后,他們軍營的人就經常偷偷罵他,說他有病,不給鎮海邊塞安排主帥,沒一個掌權人做得出這種傻逼事。

    武都統突然提到早逝數年的三王爺,副將不知這是啥意思,眨眨眼睛問了句。

    接著便聽他家統領大人悄咪咪的湊著他耳朵邊道“救咱們的,就是那位三王爺!”

    副將驚呆了,整個人瞬間戰戰兢兢的“您是說,還魂?”

    武鴻一巴掌拍副將后腦勺上,恨鐵不成鋼的道“還個屁的魂,人家沒死,只是失蹤了,現在回來了!”

    副將嘴巴大張,嘴里都能塞鴨蛋了,下巴遲遲收不回去。

    副將追著武鴻問了好多問題,全是圍繞那位傳奇人物三王爺的,武鴻自己知道的也不多,正想與他細說,就聽甲板外突然一陣喧嘩。

    武鴻連忙去看,便見六艘威風凜凜的已經靠近了他們的船,船與船之間架了橋板,橋板上,打頭走下來的那位青年,沉穩高大,氣勢逼人,冷峻的容貌下,眸色深如大海!

    武鴻幾乎不用猜就知道,這位,必然就是那傳說中的三王爺了!

    鎮格門總都尉,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隨著那高大男子的上了甲板,他后頭也走來一行人,武鴻見到了昨夜在小艇上,奮力搭救傷兵的中年男子,與那頎瘦青年,還有一位他沒見過,但瞧著氣質清冷,表情淡漠的俊逸青年。

    那位柳司佐此時也上了甲板,迎著凱旋而歸的幾人,在問著什么。

    武鴻猶豫著,不知該不該現在上前,在他還沒做好決定時,卻聽身后,突然響起一聲軟綿綿的呼叫“爹!”

    武鴻扭頭一看,就見那熟悉的小女娃,炮彈似的邁著小短腿,直沖沖的往前撞,她動作搖晃,看起來跑得不穩,未免她會摔掉,正與柳司佐說話的冷峻青年及時跨步上前,將小女娃抱了起來,摟在懷里,眸色趨近溫柔。

    爹?

    武鴻麻木的按了按眉心,已經不敢去深思三王爺與柳司佐之間令人遐想的隱秘關系了。

    “統領大人,咱們過去嗎?”副將也沒面見大人物的經驗,這會兒很緊張,就躲在自家上司的背后,小心翼翼的詢問。

    武鴻沉默了片刻,深思熟慮后,還是覺得枉死兄弟們的冤屈最重要,因此也顧不得自己會不會煞風景,鼓起勇氣走了過去。

    要武鴻說,那位柳司佐真的是個大好人,本來幾人在說話,但見到他過去,那柳司佐主動的就幫他引薦,做介紹時,臉上笑容可掬,看起來和氣得不得了。

    武鴻心想,這要不是斷袖之癖,該有多少小姑娘心馳神怡啊,就是可惜,可惜啊……

    武鴻很識趣,柳司佐說完后,他就握拳彎腰,對那位抱著小女孩的穩重男人行了個軍禮。

    容棱對著武鴻打量兩圈,擰著眉問“你是柯家軍?”

    武鴻滯了一下,低首搖頭道“王爺有所不知,柯家軍已于兩年前解散,四萬家軍,被分作十營,并入了西海、南海,兩江都督等七處海式軍轄。”

    “解散?”容棱眉頭皺的更緊,半晌后問“柯元帥同意?”

    武鴻面上可見哀思“王爺,老元帥已于一年前過世了。”

    四周微妙的寂靜了片刻。

    武鴻嘆了口氣,沉沉的將這三年來發生的事,娓娓道來。

    片刻之后,帶著咸腥味的海風,夾雜著微末的細雨,淅淅瀝瀝的飄到了人臉上。

    那位柳司佐先開口“進去說吧。”

    眾人勻勻進了內艙,桌上擺滿了吃食,比之甲板上的濕冷,這里舒服安逸很多。

    食物的香氣引人食指大動,但這個時候,大家都沒動筷。

    那柳司佐倒是先坐了下來,再招呼其他人都坐,隨即他一邊給自己的女兒兌營養餐,一邊頭也沒抬的問“武都統說,如今朝廷當政的是七王爺容溯,就他一個人?”

    武鴻自己其實也不太清楚,只能道“幾位內閣老臣應在從旁輔佐,不過對外發的詔書軍令,下的都是七王爺的官印。”

    “包括解散柯家軍的?”問這話的是容三王爺,不過他聲音冷的近乎結冰。

    武鴻點點頭,那張軍令他看過,上頭落的印,的確清楚的刻著七王爺的名諱。

    彼時,又聽那柳司佐突然嗤笑一聲,將手里的營養餐放到女兒跟前后,他才揚起眉,唇瓣輕啟,幽幽的吐出一句“我看,那位權傾朝野七王爺,是好日子過久了,皮開始癢了。”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