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 好日子过久了,皮开始痒了

小说:法医狂妃 作者:谁家mm 下载:法医狂妃ZIP下载 法医狂妃TXT全文下载
    一整天下来,武鸿看那位柳司佐的目光都?#27426;浴?#30475;书海 ..

    对方倒也没搭理他,忙里忙外的,脚都没沾地。

    到了傍晚时,获救伤兵数目整合下来,一共两百一十二人。

    一千两百人出来,现在活着的只剩两百人,武鸿气?#27809;?#36523;发抖,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昨晚被嗷嗷折腾了半宿的副将这会儿全须全尾的出现了,他的伤比?#29616;兀?#20043;前都在那间所谓的医用实验室里静养,那位给他缝针的小男孩说,要住院观察十个时辰以上,确定伤口没有发炎,没有恶化,才能出院。

    副将也听?#27426;?#21861;叫住?#28023;?#21861;叫出?#28023;?#36825;不是在船?#19979;穡?#20182;可连个院子都没瞧见。

    不过怕问多了显得自?#22909;?#25991;化,副将就没吭声,在那白?#20301;?#30340;舱房里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现在醒来,他精神得很,拉着武鸿就说“大人您是不知道,那孩子可太狠了,拿着那针,直接就往我皮肉里戳,戳了好几个窟窿眼,又用线拉吧上,看着吓死人了,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武鸿点头,拍拍副将的胳膊,觉得他受苦了“我都听到了,你一直叫,很疼吧?#20426;?br />
    副将愣了一下,耳朵微微发红,半晌,咳了一声“疼倒不疼,说是伤口上了那叫啥,麻药?但我这不是,看到他缝荷包似的缝我的手,给吓坏了吗。”随即小心翼翼的问“真的叫的很大声吗?#20426;?br />
    武鸿没说话了,他觉得自己白操心了,你说你是疼得嚎还行,结果你说你是被吓得尖叫的,这就过分了,你是小姑娘吗?

    副将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矫情,转移话题“不过大人,这船上的?#35828;?#24213;是什么人?我特地问过了,那小男孩说,他们不是青州府的人,说是恰好路过,偶然救了我们,您信吗?#20426;?br />
    副将还是有点阴谋论的,主要是时机太巧合了,但对方救他们又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才一时想不明?#20303;?br />
    哪知往日也算警惕性十足的统领大人,这会儿却信誓旦旦的道“信。”

    副将一愣“啊?#20426;?br />
    武鸿面有红光的问“你还记得三王爷吗?#20426;?br />
    副将懵懵的“哪个三王爷?#20426;?br />
    “还能哪个,管镇格门那个,镇格门总都尉。”

    副将这才反应过来,恍悟了一声“柯元帅提过的那个,不是死了十几年了吗?#20426;?br />
    武鸿黑线一下“什么十几年,就几年而已。”

    “是几年吗?#20426;?#21103;将平日也不关心京里的皇室贵胄,对这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多是左耳进又耳出,什么三王爷四王爷的,他一点?#25293;?#37117;没有,要不是这次海东军出了大事,他连朝中现在做主的是七王爷都不知道,不过知道七王爷这个人后,他们军营的?#21496;途?#24120;偷偷骂他,说他有病,不给镇海边塞安排主帅,没一个掌权人做得出这种傻逼事。

    武都统突然提到早逝数年的三王爷,副将不知这是啥意思,眨眨眼睛问了句。

    接着便听他家统领大人悄咪咪的凑着他耳朵边道“救咱们的,就是那位三王爷!”

    副将惊呆了,整个人瞬间战战兢兢的“您是说,还魂?#20426;?br />
    武鸿一巴掌拍副将后脑勺上,恨铁不成钢的道“还个屁的魂,人家没死,只是失踪了,现在回来了!”

    副将嘴巴大张,嘴里都能塞鸭蛋了,下?#32479;?#36831;收不回去。

    副将追着武鸿问了好多问题,全是围绕那位传奇人物三王爷的,武鸿自己知道的也?#27426;啵?#27491;想与他细说,就听甲板外突然一阵喧哗。

    武鸿连忙去看,便见六艘威风凛凛的已经靠近了他们的船,船与船之间架了桥板,桥板上,打头走下来的那位青年,沉稳高大,气势逼人,冷峻的容貌下,眸色深如大海!

    武鸿几乎不用猜就知道,这位,必然就是那传说中的三王爷了!

    镇格门总都尉,果?#26179;?#21517;不如见面!

    随着那高大男子的上了甲板,他后头也走来一行人,武鸿见到了昨夜在小艇上,奋力搭救伤兵的?#24515;?#30007;子,与那颀瘦青年,还有一位他没见过,但瞧着气?#26159;?#20919;,表情淡漠的俊逸青年。

    那位柳司佐此时也上了甲板,迎着凯旋而归的几人,在?#39318;?#20160;么。

    武鸿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现在上前,在他还没做好决定时,却听身后,突然响起一声软绵绵的呼?#23567;?#29241;!”

    武鸿扭头一看,就见那熟悉的小女娃,炮弹似的迈着小短腿,直冲冲的往前撞,她动作摇晃,看起来跑得不稳,未免她会摔掉,正与柳司佐说话的冷峻青年及时跨步上前,将小女娃抱了起来,搂在怀里,眸色趋近温柔。

    爹?

    武鸿麻木的按了按眉心,已经不敢去深思三王爷与柳司佐之间令人遐想的隐秘关系了。

    “统领大人,咱们过去吗?#20426;?#21103;将也没面见大人物的经验,这会儿很紧张,就躲在自家上司的背后,小心翼翼的询问。

    武鸿沉默了片刻,深思熟虑后,还是觉得枉死兄弟们的冤屈最重要,因此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煞风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要武鸿说,那位柳司佐真的是个大好人,本来几人在说话,但见到他过去,那柳司佐主动的就帮他引荐,做介绍时,脸上笑容可掬,看起来?#25512;?#24471;不得了。

    武鸿心想,这要不是断袖之癖,该有多少小姑娘心驰神怡啊,就是?#19978;В上?#21834;……

    武鸿很识趣,柳司佐说完后,他就握拳弯腰,?#38405;?#20301;抱着小女孩的稳重男人行了个军礼。

    容棱对着武鸿打量两圈,拧着眉问“你是柯家军?#20426;?br />
    武鸿滞了一下,低首摇?#36820;饋?#29579;爷有所不知,柯家军已于两年前解散,四万家军,被分作十营,并入了西海、南海,两江都督等七处海式军辖。”

    “解散?#20426;比?#26865;眉头皱的更紧,半晌后问“柯元帅同意?#20426;?br />
    武鸿面上可见哀思“王爷,?#26174;?#24069;已于一年前过世了。”

    四周微妙的寂静了片刻。

    武鸿叹了口气,沉沉的将这三年来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片刻之后,带着咸腥味的海风,?#24615;?#30528;微末的细雨,?#20919;?#27813;沥的飘到了人脸上。

    那位柳司佐先开口“进去说吧。”

    众人匀匀进了内舱,桌上摆满了吃?#24120;?#27604;之甲板上的湿冷,这里舒服安逸很多。

    食物的香气引人食指大动,但这个时候,大家都?#27426;?#31607;。

    那柳司佐倒是先坐了下来,再招呼其他人都坐,随即他一边给自己的女儿兑营养餐,一边头也没抬的问“武都统说,如今朝廷当政的是七王爷容溯,就他一个人?#20426;?br />
    武鸿自己其实也不太清楚,只能道“几位内阁老?#21152;?#22312;从旁辅佐,不过对外发的诏书军令,下的都是七王爷的官印。”

    “包括解散柯家军的?#20426;?#38382;这话的是容三王爷,不过他声音冷的近乎结冰。

    武鸿点点头,那张军令他看过,上头落的印,的确清楚的刻着七王爷的名讳。

    彼时,又听那柳司佐突然嗤笑一声,将手里的营养?#22836;諾脚?#20799;跟前后,他才扬起眉,唇瓣轻启,幽幽的吐出一句“我看,那位权倾朝野七王爷,是好日子过久了,皮开始痒了。”

幸运飞艇
广西快三预测软件 带加奖的彩票软件 老11选5定胆技巧 排列三走势图和值500 体彩江苏11选5 安徽十一选五定胆技巧大全 双色球历史上080开奖 3d开机号和试机号码近10期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快乐12预测 平特尾投资方法 北京单场赛程 辽宁福彩35选7 北京pk10牛牛五元倍少 福彩3d和值遗漏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