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第五章:血肉眼淚

小說:傳說學院 作者:爭議的正義 下載:傳說學院ZIP下載 傳說學院TXT全文下載
    外傳第五章:血肉眼淚

    邢良海昏倒了,迷迷糊糊的他覺得自己仿佛被吊起來。但是他渾身無力什么都做不了,連眼睛都無力睜開了。就這樣眼前一黑邢良海睡死過去了。

    但是醒來后的邢良海很快就發現了自己被困在了空中,全身被纏繞著黑色的藤條,邢良海的頭四處張望發現了這片奇異的樹群有些異樣。

    這里的樹不像之前看到的樹一樣挺拔高大,反而這里的樹木都是歪七扭八又矮又粗的腐樹。樹枝的曲折程度怪異到不可想象,樹皮是黑色的四周聞起來微微發臭另邢良海有些作嘔。但是這些都不重要,因為邢良海發現了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這些樹的表皮紋理呈現出清晰可辨認的人臉的圖案。

    “看起來,這樹好像不是個素食主義者啊……”邢良海自言自語給自己說了個笑話。目前纏繞在自己身上的藤條并沒有活動的跡象。“也許他現在不餓……”邢良海心里這樣想腦中飛快的思索著脫困的辦法。

    同一時間李忠雷帶著孔輕竹和洪江虎兩個人還在不停的搜救,三個人一路走一路留下標記防止找不到回去的道路。但是可惡的是這不正常的大霧讓三個人的視野越發的變弱了。

    “李哥,咱們現在這么找希望不大啊。”洪江虎努力的在地上挖了個土坑將一個顏色鮮明的布條纏繞在掉落的樹枝上,再將樹枝插到土里,做成一個標志性的小旗子來指示方向。

    “別放棄,他們兩個都不弱,不會輕而易舉的死在這種鬼地方的。”李忠雷用匕首在身邊的一棵樹上刻上了一個箭頭的標記作為雙重保險。

    “可是這里可是咱們未知的地段啊。天知道會出現什么樣的麻煩”孔青竹將顏色鮮艷的布條直接系在了樹干上。做了三重的道路指示保險。三個人一路搜救并且在來路上設下了三重的保險可見這里是一個讓人高度謹慎的神秘地帶。

    邢良海被困在樹上不敢聲張,怕引來別的鬼怪。但是這么被捆著也很難說,自己遲早要被這吃人的樹當成早點或者夜宵。所以邢良海決定賭一把,贏了自己就獲救了,輸了反正都是一死,而且沒了宵夏青邢良海覺得自己已經沒有留戀了。

    說道邢良海和宵夏青的相戀是一段很有趣的姻緣。那是他們一起參加入學考試的時候,當時的入學考試抽簽她們抽到的是教務樓,那里的幽靈是臭名昭著的教務主任和一群學生間諜。邢良海一開始和宵夏青走近教務樓的時候各自用各自的方法清理了兩個辦公室,井水不犯河水的完成自己的考題。但是隨后的三天里什么幽靈都沒有出現,考試結束的時間臨近了。兩個人漸漸開始接觸討論如何完成抓捕教務主任的幽靈。商量了兩天后宵夏青覺得邢良海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是一個只會捉鬼的粗心男生,反而有的時候邢良海提出的一些想法非常注意細節。而且讓宵夏青感動的是邢良海在深夜會議的時候總會紳士般的給宵夏青準備好熱水和厚衣物。同樣邢良海發現宵夏青也不是個男人婆一樣的女強人。雖然抓鬼技術很好,但是依舊又女生柔美的一面。

    兩個人相互之間建立起了好感,起初兩個人還有些不好意思,當邢良海給宵夏青端上一杯熱水的時候宵夏青總是臉有些發紅的接過水。兩個人相互之間保持著一層薄薄的紙一樣的愛慕,純純的。不管討論到多晚,邢良海絕不會留宵夏青在自己的辦公室過夜,宵夏青也保持著相敬如賓的樣子。考試就要結束了,教務主任的幽靈依舊沒有出現。教務樓上上下下的被兩個人找了一遍,除了讓人鄙視的那些學生間諜的幽靈之外沒有看到邪惡的主任。最后一天晚上兩個人又開始討論了。

    “這考試要是通不過怎么辦?”宵夏青擔心的說。

    “沒關系,要是考試通不過,我幫你求情。”邢良海看著宵夏青“咱們之間得留下一個。”

    “不要,憑什么要欠你人情啊。”宵夏青說“這捉鬼的地方本來就不是我們女生來的地方。實在不行我走,你留在這。”

    “算了咱倆別爭了。還是想想怎么辦吧。”邢良海看了一眼宵夏青。

    “還能怎么辦,能用的方法都用了,找遍了整棟樓都沒發現。”宵夏青小聲說。

    “那就沒轍了啊。”邢良海也沉默了。

    過了一會,宵夏青看了一眼邢良海說“咱倆要是就這樣就結束了,不能入校,你有遺憾嗎?”

    “當然有”邢良海說“怎么不遺憾啊……”邢良海沒繼續說出心里話就是用眼角掃了一眼宵夏青

    宵夏青臉紅了“什么遺憾啊。”

    被宵夏青這么一問,邢良海也明白宵夏青的意思了,決定鼓起勇氣向宵夏青表白。邢良海看著宵夏青,今天他覺得宵夏青格外的好看,臉龐被蠟燭的火光映的紅紅的。邢良海深吸一口氣對著宵夏青說“我遺憾你不是我的女朋友,你要是當我的女朋友我就不遺憾了。”

    宵夏青的臉更紅了。低著頭小聲的回答“反正考試都失敗了,咱倆都要退學,那我就當你的女朋友吧。”

    兩個人就這樣第一次牽手了。同時門外的走廊突然出現了訓斥聲音“校規!罰你們抄校規”

    兩人立刻站起身來,循著聲音手牽手的上了二樓。教務主任終于出現了,一個面目猙獰的老太太手里拿著一本校規嚎叫著說“校園內禁止學生戀愛。你們犯了校規,要接受懲罰。”

    邢良海和宵夏青對視了一下,笑了。不一會的時候兩個人干凈利落的解決了這個老太太。

    考試完了后宵夏青找到了邢良海“現在咱們都通過了考試,咱們的關系還要繼續嗎?”宵夏青笑著說。

    邢良海也笑了,一把拉過宵夏青的手說“反正咱們犯了老太太的校規,你得跟我一起受懲罰。”

    從這一刻起校園就多了一對讓人羨慕的眷侶。

    時間轉到現在,邢良海想起了宵夏青有些后悔帶著自己最愛的人來這個地方,他覺得自己害了宵夏青,邢良海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淚。淚滴落在了干枯的鬼樹上,由于淚滴里的鹽分滲入樹皮,捆著邢良海的樹藤略微松了一下。

    邢良海細心敏銳的察覺到了樹的反應,覺得自己有了脫困的辦法了。邢良海將頭側向右手的方向,淚滴低落在右手的樹藤上。很快眼淚的作用有效了,右手掙脫了出來從兜里翻出了鹽水包。“呲啦”一聲,樹上升起了一股白煙。樹藤驟然松綁,邢良海一下子掙脫了鬼樹。

    激烈的刺激仿佛喚醒了鬼樹。從鬼樹空蕩的樹腔中傳來了嗚嗚的聲音,有些像低聲的簫聲。邢良海爬起來后退到一定的距離。周圍的鬼樹也逐漸被驚醒,每棵樹都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嗚嗚聲,聲音回蕩此消彼長。邢良海捂住雙耳謹慎的看著這群恐怖之樹。很快聲音吸引來了一下孤魂野鬼。邢良海隨時臨戰。

    孤魂野鬼仿佛被聲音操控一般聚集過來。一個幽靈跌進鬼樹下面的樹洞里面。幽靈哀怨的想要爬出來,但是不知道什么東西在樹洞里拉扯著幽靈將他拖入深淵,不一會樹皮的紋理就形成了一個人臉的形狀。邢良海從來沒有見過吞食幽靈的樹,后退著被一個樹根絆倒了,重重的摔在樹下。震動讓樹上結的果子掉了下來,一個人頭!!!

    人頭摔在地上猛地睜開眼睛咬住邢良海的鞋,“不要,啊,”邢良海奮力的踹開人頭。站起身來的邢良海抬頭才注意到這些樹的樹頂枯枝上都掛著幾個人頭果實。人頭如死人一樣并動彈,而被自己踹開的人頭不停的吞食泥土,不一會就像種子一樣鉆進了土中。

    邢良海恢復了些力量。開始跑了起來,跑開這鬼地方。但是沒跑多遠,邢良海看見了有人倒在那里,如此的熟悉。宵夏青倒在一棵樹邊上不省人事,斷臂的傷口血雖然已經包扎過,但是還是有血滲出來。

    “夏青,你醒醒”邢良海趕緊跑了過去抱起夏青。

    “阿良……”宵夏青眼睛微微睜開。“趕……快……離開……”夏青嘴已經發紫了,是大量缺血造成的。

    “夏青,夏青,你挺住,不會有事的。”邢良海重新包扎了一下傷口,背起夏青。

    “是……是……”宵夏青強迫保持著清醒“是……圈套……”

    “不我不會留下你不管的,我不能沒有你。”邢良海背起夏青緩慢的走著,身后傳來了沙沙作響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眼見近在咫尺卻看不見是什么東西在追逐著他們。

    宵夏青流出了眼淚趴在邢良海的肩膀上在邢良海耳邊輕輕說“我愛你老公,我不后悔。”

    正當邢良海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宵夏青從邢良海的背上翻了下來。

    “夏青你!!”邢良海停了下來。

    “你快跑啊!!!”宵夏青喊著推開邢良海,自己卻被一團黑色的東西裹住了,倒在地上。

    邢良海仔細一看,這團黑色的東西是都是碎骨螞蟻,是一種很厲害的肉食螞蟻,不多時夏青的血已經染紅了一片地方。邢良海大聲的叫著夏青的名字想要去將夏青救出來,但是夏青的聲音先傳了出來“老公對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后了。”說完宵夏青引燃了自己隨身帶的可燃物。

    邢良海就這樣嚎哭著看著自己剛剛找回的夏青真真正正的離開了自己。熊熊的火焰噼噼啪啪的燒著,映紅了一切。也映紅了邢良海的眼淚。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