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三二章 还是要喝茶

小说:首席御医 作者:银河九天 下载:首席御医ZIP下载 首席御医TXT全文下载
    第二三二章 还是要喝茶

    大家听了关总的话,都想去见?#37117;?#35782;那两位神人,只有翟浩辉留了下来,他从来都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对于什么神人,丝毫没?#34892;?#36259;。

    ?#21834;?#22914;何才能求得幸福、快乐呢?六祖慧能曾经说过:‘一切福田,不离方寸。’……”

    明空此时满面红光,正端坐于屋内正前的太师椅上,手持佛珠,和蔼慈祥地讲着要如何才能寻求到快乐幸福的方法。自从跟着曾毅“治”好了崔宰昌的病,明空的弘法水平明显高了一截,再也不搞那一套“诚心礼佛方能灵验”的伎俩了,而是与?#26412;?#36827;,搞起了心灵jī汤。

    他到底是禅宗的出身,佛法底子厚,读过的佛经也多,稍加整理,就把这一套理论完善了出来,这次在韩国的演讲大获成功,又上电视又上报纸,收得信徒数十万,狠狠地震动了韩国的佛教界,最后差点就被韩国的信徒留在?#35828;?#22269;。

    很多人在听了明空的演讲后,都觉得内心平静快乐了很多,因为有崔宰昌的例子在先,有一些人就?#20945;?#26126;空讲的办法去修身养还真的起到了缓解身心病痛的效果,所以明空最近的声誉,那真是如日中天。

    身处这个高效率快节奏的社会,每个人身上的压力都很大,确实需要一种办法来舒缓解压,明空这也是迎合了众生的需求。

    今天刚一回国,明空就被京城的富商们请来讲法,如今他讲一次法的经济效益,可比以前高了很多,而且也不是想请就能请到的了。

    屋内座无虚席,至少坐了有二十多位善?#34892;舗v,其中有那么好几位,都是平?#26412;?#24120;在新闻报纸上lù脸的商界名人,此时也都听得非常入神。就连饭店的工作人员,也站在那里听得拔?#27426;痷ǐ。

    关总也不敢打搅,叫人轻手轻脚地搬来?#21018;?#26885;子,让曾毅等人先坐下听。

    ?#21834;?#21069;段时间,平海集团的崔老施主来灵觉寺找我,当时他非常痛苦,为什么呢,因为他得了食道癌,一口饭都吃不下,一口水也喝不下……”

    明空讲起来底气十足,崔宰昌在全世界都是个极有身份的人,没人敢?#20040;?#23472;昌的病说假,也说不了假,所以讲崔宰昌的事,就让大家先入为主地选择了相信。明空从崔宰昌的例子说起,引申出很多有关佛理的东西,又讲了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下面的人联系实际,都是有所启发,等明空讲完,全都热烈鼓掌。就连龙美心这样离经叛道的人,都是不吝于给予掌声。

    明空讲完,站起来施了一礼,道:?#26696;行?#20247;位施主的成全,听贫僧啰嗦了这许久,让贫僧又完成了一桩弘法心?#31119;?#38463;弥陀佛。”明空现在也是学会了谦虚,自己讲完法,不提己身辛苦,反而还要?#34892;?#21548;众的捧场。

    众人纷纷起身?#25512;?#24515;道果然是高僧啊,单凭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在座人之?#24184;?#26377;不服的,?#28909;?#30333;?#23601;ǎ?#20182;这位神医结jiā甚广,是全国很多?#32531;?#23478;中的常客,这次来京城录制一档养生的节目,被几位熟人请来一聚,就正好遇到了明空。正因为懂点医术,白?#23601;?#25165;不相信明空这一套理论,食道癌如果单凭?#38393;?#24527;悔就能治好,那还要医生干什么。这半天,他早已听得不耐烦了。

    “明空大师不但佛法高深,医术也是同样?#35828;?#21834;!”白?#23601;?#25447;了一句。

    在场的都是商业jīng英,没一个是?#24213;櫻?#24515;道白?#23601;?#33258;己的医术就很厉害,反而去夸明空医术?#35828;茫?#24597;是?#35805;?#20160;么好心吧。

    明空施了一礼,道:“贫僧?#27426;?#21307;术,但明白一个道理,天下之道,殊?#23601;?#24402;,能治病,佛理便是医理。”

    众人?#38393;邪翟蓿?#26126;空这个回答可谓是谦虚至极,把佛理都归入了医理,是?#23547;啄就?#25447;到了不能再高的地步了,但细细一琢磨,这话里又有话,佛理都能治病了,还要医理干什么。

    曾毅在远处笑了笑,心道明空这老和尚就是靠嘴吃饭的,一般人想从他那里讨便宜,还真是不容易。

    此时关总赶紧上前打圆场,道:“诸位,素斋已经备好了,现在就请大家稍移贵步,都请入座吧!”

    说完,关总又想起自己的来意,道:“明空大师,这里有一位先生,说是你的老朋友了,我把他领了过来!”

    众人刚才光顾着听明空讲法了,倒是没注意屋内多了几人,现在回头,就立刻看到了龙美心,京城有身份的富商,很多都是认识这位龙大小姐的,赶紧上前寒暄?#25512;?#36992;请龙美心一起入席。

    “不了,今天约了朋友,改天再聚吧。我只是过来听明空大师讲法的。”龙美心都给推辞了。

    明空此时快步走来,施了一礼,笑道:“原来是曾施主,明空有礼了!”

    曾毅呵?#20999;?#36947;:“数月不见,大师风采更胜往昔!”

    屋里的人就看着曾毅,原来这就是明空大师的老熟人,这么年轻,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明空向屋里的富商们介绍道:“我给大?#21307;?#32461;一下,这位青年才俊,是我们南江省白阳市高新园区的曾主任!”

    众人“哦”了一声,白阳市在哪,很多人还不清楚呢,怎么会放在心上,这里可是京城,一个小地方来的管委会主任,撑死就是处级干部,放在京城,实在是渺小得很,根本不值一提。

    白?#23601;?#27492;时介绍了一句,道:“我说一件事,大家肯定就知道曾主任是谁了!只用一杯将军茶,就治好了英国nv王的重病,那便是曾主任了。”

    众人这才正眼打量曾毅,先不论这件事是真是假,在国内商海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将军茶生意的,其中的利润让人真是眼馋,但?#27835;?#27861;复制,能让英国nv王为茶叶做广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听关总说过白前辈在这里,我特地过来拜见!”曾毅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白?#23601;?#24494;笑着颔首,曾毅的态?#28909;?#20182;很满意,?#36824;?#20182;还是暗道自己今天真是倒霉,先遇到明空这个用一通佛法就治好了食道癌的和尚,又遇到曾毅这个用一杯茶就治好?#29616;?#27700;谷不进的“太医?#20445;?#36319;两个大忽悠碰在了一起,要是病都这么好治,还?#27599;?#35835;医书吗。

    “没想到我这小店今天会有这么多高人同时驾临,实在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关总笑得嘴都合不拢,“今天这顿算小关我的。”

    众人微微一笑,这关总可真是滑头,今天吃的是素斋,不喝酒,算下来也不会有多少钱。

    关总招呼着大家入座,曾毅几人就提出告辞。

    “既来之,则安之,曾主任坐下喝杯水酒再走也不迟嘛!”关总热切邀请着,做他这行的,靠的就是眼力劲,他已经看出龙美心和曾毅关系匪?#24120;?#21738;敢怠慢。

    曾毅想想过来只打个招呼就走也不合适,就道:“那我就?#36820;?#25964;各位前辈一杯。”

    屋里的桌子是特大号的,坐下曾毅几人后,竟然还有富余,趁着上凉?#35828;?#24037;夫,龙美心给曾毅介绍了一下今天到场的富翁。

    曾毅笑着一一送上自己的名片,道:“今后诸位财神爷要是有机会到南江,可千万要通知我一声,给我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众人笑着收下名片,“一定,一定,到时候可别嫌我们?#24230;擰!?br />
    “怎么会,欢迎之至!”曾毅笑着举起面前的茶杯,“今天是素斋,我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要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容日后一一补上。”

    大家还算给面子,都举起茶杯润了润喉咙,以茶代酒,意思到了就?#23567;?br />
    放下杯子,坐在白?#23601;?#24038;手边,一个矮胖的人突然道:“白先生,你是jīng通医术的人,眼下我刚好有点小麻?#24120;?#36824;请你给支支?#23567;!?br />
    白?#23601;?#23601;道:“您请说!”

    那人就低声道:“最近这一个月,我这头皮突然痒得厉害,头皮?#23478;?#22810;了很多,跟下雪似的,苦不堪言啊,用了好几种办法,都没有什么效果!”

    白?#23601;ā?#21780;”了一声,伸手打了个脉,闭眼仔细体会脉象。

    他这架势一搭,桌上的人就都看了过来,大家也没听清楚这边讲的是什么,琢磨着那个矮胖的?#19968;?#21040;底是什么小麻?#22330;?br />
    mō了半天脉,并没有发现什么很明显的症结,白?#23601;?#23601;道:“无妨,可能是最近压力?#34892;?#22823;,思虑过度导致的,回头我开个方子,调养一下,你也注意缓解压力。”

    矮胖的富翁就点?#35828;?#22836;,“劳烦白先生了。”他有点失望,之前看的中医大夫,也是这么讲的,可吃了没效果,商场如战场,自己哪天没有压力啊,为什么以前就没这病呢。

    白?#23601;?#27785;了一下,又道:“我这也是一家之言,要不你去找曾主任瞧瞧,他可是鼎鼎有名的医坛圣手,说?#27426;?#33021;有什么速效的法子。”

    矮胖的富翁?#34892;?#36831;疑,他可不上白?#23601;?#30340;当,这桌子上有三个会看病的,同行是冤家,自己瞧了这个大夫,又瞧另外一个大夫,这不是挑事吗!万一两边的说法不一样,今天的事可就大了,他笑道:“就是个小病,不妨事的,我先?#23547;?#20808;生的吃上几副看看。”

    龙美?#30446;?#20102;白?#23601;?#19968;眼,心里很不爽,这?#19968;?#21487;?#35805;?#20160;么好心啊,龙美心虽然?#27426;?#21307;,但也能从白?#23601;?#30340;话里,推测出一二来,怕是那个病没有什么速效的办法。她就道:“张总,今天难得碰上这么多神医,机不可失啊!”

    在座的人心里都是暗暗惊讶,龙大小姐这是为那个小地方来的曾主任出头啊。

    明空低头一声“阿弥陀佛?#20445;?#24515;道有人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那曾毅的医术已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可以亲身体验过的,不用也能治愈癌症,这种本事,岂是你一个?#25945;?#21561;捧出的“神医”能比得上的。老?#30446;?#20320;医书出了一本又一本,却从未听说你有一个经典的病?#31119;?#20320;这是?#30475;?#26159;自找难堪啊。

    那?#35805;?#32982;的张总就有点为难了,不让曾毅看吧,就是驳了龙大小姐的面子,让曾毅看吧,又是伤了白神医的面子,这不好抉择啊。

    白?#23601;?#36947;:“是啊,机会难得,我想大家也都想见识一下曾主任的回ūn妙手吧!”

    张总一听白?#23601;?#36825;么说,也不迟疑了,站起来就往曾毅那边去了,道:“曾主任,那就劳烦你了!”

    曾毅过来,只是想打个招呼,可没存心要跟谁来较量一番,他推辞道:“白前辈医术jīng湛,我就不看了吧!再说我入仕之后,就?#36745;?#25509;诊了,眼下手生得厉害,可不?#26885;?#20102;张总。”

    张总听了,也不强求,就准备返回自己的座位。

    白?#23601;?#36947;:“曾主任真是?#25512;?#25105;记得你还是南江省保健局的专家吧?#20426;?br />
    此话一出,在座的不少人都是眉头微蹙,心道白?#23601;?#36825;就有点过分了,人家一个晚辈,?#38405;?#35878;逊有礼,丝毫没有冒犯你的地方,说话也是客?#25512;?#27668;,处处维护你这个前辈的面子,你作为一个成名的前辈,怎么可以当众?#31227;?#20154;家的身份,硬bī着人?#39029;?#19985;呢。

    曾毅也是眼角一抬,?#38393;?#24494;怒,上次给顾明珠治病,曾毅就已经mō清楚白?#23601;?#30340;底了,以现在中医界的水?#24049;?#37327;,白?#23601;?#31639;是佼佼者了,但比起真正的名医,?#28909;?#40644;灿,白?#23601;?#36824;是稍欠火候,可能是被?#25945;?#21561;捧多了,这?#19968;?#26127;了头吧,竟然如此目中无人。

    “也罢,?#28909;话?#21069;辈要考?#29616;?#28857;我,那我就试上一试!”曾毅呵呵一笑,朝张总伸出三?#31119;?#19981;知张总有何烦恼,能不能当众明示?#20426;?br />
    张总也是豁出去了,笑道:“让各位见笑了,我最近头屑多、头皮痒,就这么点小病,还请两位神医给诊治,实在是有点牛刀杀jī,亵渎神医了,所以不好意思说。”

    曾毅点?#35828;?#22836;,跟白?#23601;?#19968;样,闭眼体会脉象。

    在场的众人都是微笑不已,心道这确实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就这么点小病,怕是都算不上病吧!?#36824;?#22823;家倒是想知道曾毅有?#25991;?#32784;,竟然能当保健局的专家,那可是名医荟萃的地方啊。

    过了有一?#31181;櫻?#26366;毅收了脉,笑道:“这个病,立秋之后才有的吧?#20426;?br />
    张总心里一琢磨,眼下是中秋,往前推一月,不正好就是立秋吗,神了,竟然连这都断出来了,他急忙点头,“不错,就是那时候得上的!”

    “没事,张总回去换个洗发水,过段时间就好了。”曾毅就下了结论。

    大家都?#34892;?#22833;望,这哪是中医,大街上随便找个理发的,都能说出这建议来。

    “哎呀!”张总却是一拍大uǐ,“让曾主任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用了这个洗发水之后,我才得了这病的。”

    也?#36824;?#24352;总没怀疑到洗发水上,实在是他太有钱了,随便换了哪个大夫,也不会怀疑人家用的是?#21448;?#30340;洗发水吧?

    “现在用的是什么洗发水?#20426;?#26366;毅就?#23454;饋?br />
    张总对众?#35828;潰骸?#25105;那媳非得让我用什么草木jīng华的洗发水,说是能固发黑发,谁?#19978;?#20250;有反效果啊!各位可得注意,千万别上当了。”

    大家都是笑,张总去年刚娶了一个二十岁出头、如uā似yù的nv明星,人家肯定会嫌他人老发稀,买瓶好用的洗发水给他收拾收拾,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曾毅一?#22797;?#25143;外面,道:“张总看看外面那棵树,那也是草木jīng华,可眼下是秋天,秋气主肃降,你用的时节?#27426;?#21834;!”

    此时天还没有黑,大家都能看清楚院子里面的景?#25314;?#37027;里有一棵姿态优美的老柿子树,眼下已是树叶发红,曾毅指的的时候,刚好一阵秋风吹过,红è柿子叶便离开树头,簌簌飞落,犹如飘雪一般。

    张总看着那飞舞的树叶子,顿?#26412;?#24819;起了自己的头皮屑,简直太像了,他脸上一喜,心道我可算是闹明白了,原来是?#20040;?#20102;洗发水啊。

    “阿弥陀佛!”明空又唱了个佛号,凭脉能断出?#20040;?#20102;洗发水,真是匪夷所思!自己以前那些装神鬼的伎俩,跟曾毅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人家举手投足之间,就让外人本能地相信了,根本不用耍uā?#23567;?br />
    “曾主任,那有没有什么速效的办法!”张总看着曾毅,“这病不大,可太影响形象了,我现在都不敢穿深è的衣服。”

    曾毅笑了笑,“也没什么速效的办法,你要是想治,就买些ūn茶喝吧。ūn茶内蕴生气,说?#27426;ㄓ行?#25928;果!”

    “好,这个容易,?#19968;?#22836;就些好茶来!”张总大笑,?#36824;?#26377;没有用,他觉得曾毅的说法很有道理,“曾主任的医术,可真是神乎其神啊,今天我算是长见?#35835;耍 ?br />
    曾毅笑道:“张总谬赞了,其实这是我的不传之秘,如果遇上不好治的病,就让病人喝茶,喝茶无大错啊!”

    张总“哈哈”笑了两声之后,才意识到曾毅这话是在讽刺白?#23601;?#30340;,人家这哪是喝茶无大错,分明是就是对方开嘛。想到这,张总的笑声就有点尴尬了,道:“曾主任可真是风趣,今天你把不传之秘讲出来,以后我们可都是神医了!”

    众人也跟张总差?#27426;啵?#24819;笑,?#20174;?#19981;好意思笑,心道白?#23601;?#36825;回可是栽面子栽到家了,谁能想到张总的病竟然还是个要喝茶,以后看谁还敢说用茶治病的大夫不是真大夫!

    今天又多了一位新盟主,老情剩大哥是以前?#25165;?#30340;老盟主了,?#34892;?#20320;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RA

幸运飞艇
斗地主游戏 fm2019德甲队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00期最新 山东11选5中奖技巧 2019年百科 湖南福彩动物总动员开奖走势图 联众斗地主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3 新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彩如何购买 江西多乐彩在哪里买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 天津彩票时时彩走势图 淘宝快3杀号